l无蜜蜜l

【豹我】俯首成王

【豹我】俯首成王
纯私设,不喜勿入。
豹吹,吹豹
查德维克·博斯曼是我的!




我是在牧场找到他的。瓦坎达在对外的逐步开放中,麻烦也接踵而至。族民的不安与躁动需要王的安抚,但长达两月的视察终于让君主感到厌弃。黑豹从不畏惧或逃避,可他需要休息。
于是此刻,他一袭长袍安睡于绿草间。我提着裙摆走近坐下,将他的头抱于膝上,拉下丝巾为我们遮挡高原上过分热烈的阳光。他没有睁开眼,我知道他醒着。至少,在我走近时。
阳光透过薄纱没能在他脸上印出阴影来,自然进化的暗色肌肤便被衬出光来,神圣的容不下亵渎。我拉起他一只手,在那有力的指尖印下一吻。想要撤回时却被反握着并置于宽厚的胸膛上。与前王不同,特查拉不怎么热衷于炫耀自身的肌肉与满身荷尔蒙。他谦逊平和而低调,所以黑白两色成了他日常唯二的选择。隔着振金织就的白色长袍,黑豹的心跳强劲却稳健,有着让人安心的节奏。
“尼贾达卡说,叔叔曾告诉他,瓦坎达的日落最美。”他开口,“落日很美。是因为太阳即将死去。诗人们偏好这样描述。”
他顿了顿,似乎在踌躇什么,最终还是说出口来,“我做错了吗?”
我抬起另一只手摩挲他的短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为什么?”
“在先人之境,父亲说我太善良。尼贾达卡也说,我太软弱。”他知道我在问什么,仍旧闭着眼,语气却透出犹豫和挣扎。
“所以?您做错了什么?杀人还是救人?”
他睁开眼,卷翘的睫毛颤动着,睿智却纯真的双眸坦露出来,“杀人是不对的,救想死之人好像也不是什么正确选择。”
“您太善良了,吾王。”
他不能看着父辈的悲剧在自己身上再度重演,他违背了死者的意志将之从永恒的死境中拉回。他质疑且自疑,但他终将会成为瓦坎达伟大的王,如同之前所有伟大的王一样。
“仁慈不能让您成王,但王者需要仁慈护航。”
我低下头想要亲吻他。
“吾爱,”他止我的动作,目光认真,“你从不是王后的最佳人选。”
“我知道,”直起身,回以吾王一个微笑,“可我是你爱的人选。”
国王自我膝上起身,如同猫科动物般凑过来,“I love you.”
闭目。
回吻。
“Me too.”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