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无蜜蜜l

看完妇联三的预告,只想点一首凉凉送给自己,只想学习,不想嗑cp

【双豹组】情人

不好吃,开放式结局

唯一一篇双豹cp向,再来的话估计就是复三了

ooc是我的,他们是全世界的

链接走微博(顺便吐槽下老福特的屏蔽机制,我写啥了屏蔽就我?好像真写啥了)

点我

【无cp向】叛臣


他说死后将他葬入大海。
可是,瓦坎达没有海。

特查拉自冗长的梦境中醒来,腕上的提莫由珠震动,奥科耶的声音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噩梦?”
他沉默片刻,“我梦到,父亲在叔叔死后将尼贾达卡带回了瓦坎达……”
他们在王座下初见,听特查卡宣布亲王的死讯——为国献身的勇士。而勇士之子努力瞪大双眼,骄傲地挺起胸膛,拒绝掉下哪怕一滴眼泪,以免玷污了父亲的荣光。
他们一起长大,争执再和好。共同接受训练,一起闯祸,被惩罚。苏芮出生后再争着做最好的哥哥,一起被聪明的小丫头恶搞。他们太快乐,所以看不到国王的愧疚,看不懂祭祀的痛苦,看不透王后的防备,连带着,看不清真相。
分歧一直都那么存在着。特查拉是一个仁慈的人,而尼贾达卡,是一个善良的人。仁慈的人感受苦难,任她拂身而过。而善良的人,意图扼杀苦难。他们在开放与自守中不停争执,直到决斗那天。
“我会打败你的,堂兄。”已经和他一般高大的男人扬着挑衅的笑,金色的虎牙闪烁着光彩,神色一如初见时倔强。
他叹气,“你赢了,我会成为你的辅臣。”
“永不背叛我?”
“永不背叛瓦坎达!”
“啧啧,特查拉式经典回答。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意外呢?”
“你呢?”
“我不会输,堂兄。”
“拭目以待,堂弟。”
于是他落败,躺在瀑流中微笑,看尼贾达卡将矛尖指向自己。那不是攻击,而是援手!但祭祀误会了!祖利用权杖挡住了他误以为的攻击,“你没资格成王!”
这样的审判太过威严了,他们在错愕与震惊中悉知了真相,残酷而又如此真实。
尼贾达卡被“叛徒之子”刺激的方寸大乱。他自瀑流中爬起架住一支短矛,另一支却斜刺而出,穿透祭祀的身体。
他茫然的望向双目血红的堂弟,被接连划伤腹部,大腿,手腕,被举起来,被扔下瀑流。
水声喧哗,水雾如雨。他闭上眼,结束吧。
结局终将如此。
一如那个被回避的问题:我若成王,你呢?
尼贾达卡,终将为自由而反叛。他是自由本身,又如何忠于其他?
不自由,毋宁死。
瓦坎达的夕阳太过美丽,可是瓦坎达没有海。

特查拉揉了揉发胀的额头,起身签下再度成王后的第一份赦书。

【日常吹豹】
随手乱涂,别喷,唯一学过画法的就是蜡笔画。
沉迷吸豹,无法自拔。

【豹我】俯首成王

【豹我】俯首成王
纯私设,不喜勿入。
豹吹,吹豹
查德维克·博斯曼是我的!




我是在牧场找到他的。瓦坎达在对外的逐步开放中,麻烦也接踵而至。族民的不安与躁动需要王的安抚,但长达两月的视察终于让君主感到厌弃。黑豹从不畏惧或逃避,可他需要休息。
于是此刻,他一袭长袍安睡于绿草间。我提着裙摆走近坐下,将他的头抱于膝上,拉下丝巾为我们遮挡高原上过分热烈的阳光。他没有睁开眼,我知道他醒着。至少,在我走近时。
阳光透过薄纱没能在他脸上印出阴影来,自然进化的暗色肌肤便被衬出光来,神圣的容不下亵渎。我拉起他一只手,在那有力的指尖印下一吻。想要撤回时却被反握着并置于宽厚的胸膛上。与前王不同,特查拉不怎么热衷于炫耀自身的肌肉与满身荷尔蒙。他谦逊平和而低调,所以黑白两色成了他日常唯二的选择。隔着振金织就的白色长袍,黑豹的心跳强劲却稳健,有着让人安心的节奏。
“尼贾达卡说,叔叔曾告诉他,瓦坎达的日落最美。”他开口,“落日很美。是因为太阳即将死去。诗人们偏好这样描述。”
他顿了顿,似乎在踌躇什么,最终还是说出口来,“我做错了吗?”
我抬起另一只手摩挲他的短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为什么?”
“在先人之境,父亲说我太善良。尼贾达卡也说,我太软弱。”他知道我在问什么,仍旧闭着眼,语气却透出犹豫和挣扎。
“所以?您做错了什么?杀人还是救人?”
他睁开眼,卷翘的睫毛颤动着,睿智却纯真的双眸坦露出来,“杀人是不对的,救想死之人好像也不是什么正确选择。”
“您太善良了,吾王。”
他不能看着父辈的悲剧在自己身上再度重演,他违背了死者的意志将之从永恒的死境中拉回。他质疑且自疑,但他终将会成为瓦坎达伟大的王,如同之前所有伟大的王一样。
“仁慈不能让您成王,但王者需要仁慈护航。”
我低下头想要亲吻他。
“吾爱,”他止我的动作,目光认真,“你从不是王后的最佳人选。”
“我知道,”直起身,回以吾王一个微笑,“可我是你爱的人选。”
国王自我膝上起身,如同猫科动物般凑过来,“I love you.”
闭目。
回吻。
“Me too.”

一刷黑豹成就打卡。
不要问我站哪个cp!
瓦坎达王后绝不认输!!!
豹我,豹我,抱抱我!!!
另外,国语3D的观感简直一言难尽,只有国王陛下的肉体可以给予我安慰了。
查德维克·博斯曼我嫁!!!

【ME】一纸婚约(记梗)

Mark从小就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老师们总是头疼的发现这个小卷毛与周遭格格不入,仿佛下定了决心要遗弃这个世界。
自闭?学心理的母亲否定了这个看法----小Mark只是习惯性地反抗,以自己独有的方式保证自己的独特,像个错置了程序的小机器人。所以你想让他做什么,只要反着来就行了。
“Mark,别把扳手放在我手边。”父亲躺在汽车下,听着细小的脚步声靠近,然后扳手被推过来。当然,这很美好,但总有操作失误的时候。比如Daddy兴奋地抱起获奖的小卷毛,在全家人后知后觉的惊恐目光中叮嘱道,“做个cool boy !”然后,扎克伯格家收获了一只常年短裤夹脚拖的程序猿。
就这么着,小Mark固执反抗着一切成长了起来。
可是上帝似乎玩腻了这个游戏,于是他大手一挥,爱情与王座一起出现却只能择其一。Mark不信教,无神论者只相信自己。拜托,自恋和傲慢这两个词分明就是为他而生的好吧!于是他选择了王座,却搞砸了一切。
暴君端坐在王座上,踹翻了神像后恩赐给那死物一个蔑视的眼神。他生来就是为了反抗,谁能让他屈膝!于是他夺过王冠狠狠摔在地上,这下连个眼神都不再有了。
然后,无冕之王蜷起双腿抱膝在王座上,光辉明亮的大殿渐渐陷入黑暗。暴君百无聊赖的抬抬眼,不反抗的被吞进黑暗。
他得到世界却失去了挚爱。
成王如此无聊。
小机器人木然的睁开蓝眼睛,忽然想顺应下世界的规则。上帝或者其他管事的,如果真的有神明想让他以顺应换取挚爱,他不反抗就是了。
哪怕违背自己的本能。
他赤脚走下王座,攥紧了手中薄薄的一张纸,仿佛可以抓住全世界般用力。

翻了一遍最近的更新,发现一个点,应该很多人注意到吧!
联想到那句,“你崇拜的人那么信任我,你不想想理由么?我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一无是处的话,我能活到现在么?”
瞬间觉得这是多么接地气的一场爱情保卫战!
花样作死的小三,冷笑连连的正室,以及“我不说话,我只管救人,我媳妇儿才是唯一”的不明所以的张先生!
有人认领吗?没人的话先挂着,我过段时间再来问问。

世界第一搭档~
特意去了一趟金拱门:点餐小姐姐问我要哪个,我说要蝙蝠侠和超人。小姐姐拿了个老爷给我后又拿了小闪出来,“是这个吗?”我表示拒绝后旁边的经理(大概?)说“蝙蝠侠是黑色的,真笨!”然后小姐姐就说要的是超人,经理再次拿起了小闪……最后小姐姐抱出了全部的,我抓起大超表示感谢。
可是,这一切说明了什么?
细思极恐!

【锤基】末路(一发完)

阿斯加德救世主殿下视角的抒情体兼容度测试
(惊爆点男主视角的请自行主页)

说实话,Loki没的的锤子会有碎掉的一天——那玩意儿简直和他哥一样,看着就不好搞,更别提那几次被压着无法挣开的恐惧。所以看到它碎掉,一时间他真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小命要紧,他召唤了传送却被Thor叫住。哦对!海拉的目的就是回到阿斯加德!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摔出了通道。
好吧!他下意识地施放缓冲魔法,安全着陆到一片,垃圾场?边清理着围过来的拾荒者,谎言之神边心不在焉的想着阿斯加德,诸神黄昏,海拉以及Thor......啧,那个傻子没了锤子怎么能打过海拉?
预言中的火海突然浮现眼前,他激灵灵一抖,手中匕首戳得深了一些,瘫软下去的头目绝望的眼神终于让余下的蝼蚁仓皇退去。
他施法消去肮脏的血迹,抬眼望向垃圾场中高高矗立的城池。
文明无处不在,哪怕诞生自垃圾场。
当然,他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自己的蠢哥哥。啧,太蠢了。那个渴求他援手的眼神,那一如既往的信任可真让人作呕。可与嘲讽同时而生的是让他更难以忍受的自身的动摇。奥丁在上,一千多年了他怎么还是会为那双浩瀚如海的蓝眸心软?
不管是王位还是stark大厦上那句“together”,黑暗就在他身后如影随形,他怎么敢去沾染光明。
失去了长发的雷神看起来冷峻不少,Loki透过观赏席的玻璃窗看他,想起那束被他收起来的金发间细细编织进去的黑发。他仔细打量着拉下头盔的雷神试图去找出些什么。然后,目光定格在那肌肉虬结的左臂上“R·I·P”其余部分被护臂遮住,却遮不住那些鲜明的诉说。
愿逝者安息。
什么人,才会为生者作碑,碑文不明,封存住所有思慕。心坟,只葬未亡人。
于是他看着他们逃亡,放任自己被女武神抓住,捆绑着,送给那一脸意外的蠢货一个大大的“surprise”。
显然伟大的雷神只记得自己捅了他一刀却忘了那段时间他有多么漠视自己,而沉迷于野蛮的格斗。如果不是为了讨他喜欢,高贵的小王子怎么会变成低贱的爬虫。虽然那么个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大王子会喜欢冷血动物这件事本身就足够猎奇了。
只是Loki不知道,原来那个单纯直白的哥哥已经变了。而直到被电击器击倒在地,他才恍惚着意识到这个现实。时间就像阿斯加德怒吼而下的天河之水。他们乘船逆行其中,被层层波浪推着不得向前。他挣扎在边缘,却忽然发现Thor早已坠入深渊。
从未改变的,只余自己。
他们早已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在电梯里,Thor就笨拙而委婉的向他转达了这个事实。于是谎言之神定下新的航线,举杯遥敬天边。
挥动匕首在船舱打开的瞬间喊出那句中二至极的宣言,他承认那很不Loki,可这意味着所有的执着与愤懑的搁浅。他确实不配为王,从通道中摔出那瞬间他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Thor心中先有人民才有爱;而Loki,先自爱才爱人。
王者懂得取舍,而被宠坏的王子斤斤计较。所以毁了他最爱的蓝眸?不好意思,你是他亲姐都不行!
永恒之火狂怒燃烧着,苏尔特尔自其中重生,他动用宇宙魔方之力进行位移前看着海拉迎难而上,忽然感受到了无言的悲哀——他和海拉太像:同样被否决了王位的继承权,同样在黑暗中狼狈穿行,渴求承认和救赎,也同样的,深爱这片神之土地。
唯一不同的是,他还未来得及如海拉一般绝望,就被一个金发大胸的蠢货抓了出来,兜头带进光明里。阳光刺的他眼痛,泪水狂泄不止的荡涤去那些黑暗,他被拥紧在一个过于炽热的怀抱中,不容退避的直面爱。
他比海拉幸运。
这份窃喜逼着他犯蠢一般回到飞船上,听那独眼王者说出,“如果你在这,我会给你一个拥抱”时,志得意满地接住飞过来的瓶盖。
“I AM HERE .”
然后,太阳热烈地扑向月亮,群星摇晃坠落,世界失去规则,宇宙动荡,万物湮灭,生死之间再无界限。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Loki得到他想要的了不是吗?他总能得到的。
简单却庄重的登基仪式中,他抬脚走向王座,却终于心甘情愿地转向一旁。
Loki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Thor从无所不具到一无所有。
现在,砝码消失,天平两端等重,他们只有彼此了。
而殊途再远,只要目标一致,他们终将同归。
末日之前,我会一直在你身边,My 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