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所以,一年前的车翻了😂
以后我还是走清水吧
比如这种的
月色如水,他转过身来,眉梢眼角蕴着笑意,“怎么?”
“没,没什么。”只是,我好像爱上你了。
或者这种的
他把人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邪肆笑道,“小东西,你跑啊~”
怀中人又急又恼,见挣不开,就闭上眼尖叫出声,“十九大来了!”

我连鼻子以下都不写!!!😄😄😄

请假(占tag致歉)

嗯,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因为报了校外的辅导,每周六周日上课,要上全天的,所以这两天会更新不定。
不过欠大家的,后期一定会补上。
作为补偿,想看艿芋ABO那篇的可以坐等了~
还有大家上次的留言我都看了,不少脑洞很是厉害,我会记下来不定期产出的。
再次致歉ƪ(‾ε‾“)ʃƪ(‾ε‾“)ʃƪ(‾ε‾“)ʃ

【复健第四天】【艿芋】钟情

ABO设定

没错,我是有这篇的文案而且写了近六章了,但手写稿实在是懒得打,而且到一半的时候我可耻的卡文了。

所以,肉给你们,脑洞我留着,万一哪一天就填出来了呢?


点我

【复健第三天】【EC】挽留(续肉)

不好意思混个更,上了半天课,又掉到璎珞坑里撸了半天。

我保证,(我保证不了,我错了。(自打脸)除开剧情外的三千肉渣,客官们慢用。

点我

【复健第二天】 【EC】挽留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链接甩不上来,我一会儿再试试,十二点还等不到的话,我们就明天评论见。

大致是接逆转未来,教授无数次在世界毁灭后被送回罗根到达前,却怎么都阻止不了老万的离开,于是把人关进了小黑屋。老万早有防备却在逃跑前拣到一只喂了自己药的插而湿,于是酱酱酿酿,还有花式金属play,蓝眼睛哭的梨花带雨。

你们不就是想看这种SAO,浪,贱的展开吗?!!我懂!


他睁开眼,澄澈的双眸宛如地中海湛蓝的海水。

寂静无声地审视了会儿陈旧的屋顶,他坐起身来,才发现下肢全无感觉。但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熟练地把自己挪到床边的轮椅上,缓缓出了门。

“教授?”Hank难以置信地看着草坪上安静的Charles,从失去一切那天起,他就再也没见过这么平静的泽维尔了。

“Hey!野兽,帮我个小忙吧!”Charles转过轮椅望向他,纯净蓝眸里隐约的墨色却被欣喜的Hank忽略。

自己尝试过多少次?Charles已经记不清了,无数次的重启中他隐约有着认命的觉悟。如果世界毁灭真的需要个见证者,他总是难以逃脱的,始作俑者是他,罪魁祸首自然难辞其咎。

他总认为Erik夺走了自己的一切,却忽略了自己的放手和倔强的不挽留。他自以为是受害者,最后却伤害了所有人。他尝试过无数次,历史却像绷紧了的橡皮筋,无数次地将他反弹回原地。Erik和毁灭世界间是固定好了的结局,他拼尽全力换来无能为力。

如果注定无法挽留,就将他永远囚禁吧!灵魂深处的尖叫刺激得他头痛欲裂,于是狠狠握拳砸向了眼前乳白色的墙壁。

“Charles?”汉克担心的看着他,从他们阻止了Erik向全球直播杀死总统后,Charles就把Erik带回来关进了早让他准备好的牢房中。确实是牢房,多层强化过的玻璃和不易突破和变形的新式塑料,牢固的堪比五角大楼下的那个----彻底阻绝了一切金属。

他不是很明白Charles的做法,内心却是隐隐的赞同。Erik太过危险,不是能力而是思想----他不相信人类的善意,满心只有统治和毁灭。将他囚禁,至少两个种族可以相安无事。

“没事,汉克,给我一只药剂吧。”Charles收敛了情绪,迎着汉克担心的目光浅浅笑开,“别担心,我只是想揍那个混蛋一顿!”

 

Erik在Charles进入房间之前迅速收回了手中的金属球,它被包裹在完全真空的挂坠中,躲过了汉克的探测仪。吃一堑长一智,他再也不会将自己陷入绝境了。

Charles毫无所觉的放下手中的餐盘,“不知道你想念不想念这个?”

Erik上前,餐盘中是传统的德国佳肴----水煮香肠和土豆饼,佐以红酒和一些酱料。他眯了眯眼,语带嘲讽,“不是什么好记忆,my old friend.”Charles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随意走了两步,干脆坐在了他的床上。

Erik皱了皱眉,“为了行走放弃自己的能力,Charles,这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如果是其他人,绝对会认为这是一种嘲讽,而Charles只是耸了耸肩,惬意的双手抱着头仰躺了下去,“别担心,汉克将副作用压制在了最低的程度,而且,我也只是偶尔用用。”

一时间无言以对,于是Erik坐了下来开始用餐。食物的味道还好,只是带来的记忆不那么让人愉快。他很快停了下来,端起红酒抿了一口,“波尔多?”他对酒倒不是那么精通,只能简单区分几种完全不同的味道。

Charles起身走过来接过杯子,毫无顾忌的就着杯口浅尝,“左岸拉菲,味道如何?”

Erik看他一眼,决定不提醒他那是自己的佐餐酒,“不难喝。”

“也不知道哪里好喝?Erik,你的品味倒是没什么变化。”Charles饮尽了杯中酒,笑着坐上了透明的餐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满眸严肃的男人。

“没什么是一成不变的,Charles。”他意有所指的开口。

“当然。”Charles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俯下身子迫近对方,在他的毫不闪躲中抿开一抹玩味的笑。

一瞬间,隐藏的金属化作尖锐长针抵上了他的脖子,“你给我喝了什么?”

被威胁的人不以为意的坐直身体,慢条斯理地松开衬衣领口,“不是你,是我。Erik,我给自己喝了点东西。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丢下我在这自生自灭。我给汉克施加了暗示,他会在一周后回来,刚好可以给我收尸。或者,你把我上了,直到解除药性。”

“你!”Erik不可置信地站起来,长针失控坠地带出一声脆响,却唤不回服药者渐渐模糊的意识。

混沌中,唯一清楚的只有挽留。

留下他!记忆里不同的自己凌乱纷杂地呼喊着。

留下他!乱七八糟的时间线中无数绝望的眼神祈求着。

留下他!整个世界齐声央求着。

......

然后,火热无力的身体落进一个不是那么足够柔软的怀抱,轻吻落在茫然的蓝眸上,终于演变成淋漓尽致的疯狂。


【复健第一天】 【盾冬】蜉蝣

送给昨晚第一个送心的小可爱 @遇到她们很幸运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但翻了主页好像挺喜欢盾冬的,希望喜欢。

名字与正文无关系列

半强制play(也不算)

时间线变化,大概是美队二后,内战前。史蒂夫找到了巴基,然后束手无策的黑化,就把冬兵酱酱酿酿了。温柔式半强制play(金发甜心黑了也是甜黑的),不喜勿入。

美国队长是在第四十九天时追上冬兵的,以并不是那么和平的方式。

现在,他有些急喘地扶着墙缓缓坐下,对面是被压在巨大机器下的冬兵。两个超级士兵的战斗几乎彻底毁掉了这个废弃的工厂,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有些哭笑不得。每次都是脸,作为武器时九头蛇到底给冬兵灌输了什么观念!

半长的发被快速新陈代谢所排出的大量汗水打的湿透,隐约可见的半张脸上是难以掩饰的疲倦。史蒂夫愣了一下,上前松开了机器的压制,冬兵没有逃走,反而原地坐了下来。现在,他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了。

巴基你记得我吗?

你妈妈的名字叫莎拉,你曾在鞋里叠报纸

史蒂夫半蹲着伸手,巴恩斯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然后不加反抗的任由美国队长将那些凌乱的头发帮他挽到了耳后。

“巴基......”金发大胸的全美男神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好像一直都是这样,除了那些正义的事,其它的一切,他都像只呆头鹅,木木然的任人安排。不管是八十年前,还是八十年后。

“所以你追到我,打了一架,就是为了在我面前摆出这幅狗狗脸吗?”巴恩斯扭了扭左臂,避过那双饱含了太多期待的眼睛,活像他没缘由的踹了一只小狗,它却毫不介意的期待着他的抚摸。冬日战士才没那么好心!

“我......跟我回去吧。”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一起面对。”

巴恩斯抬起头直直望向他,然后了悟般地开口,“你都知道了。”

史蒂夫低下头。那些资料太过详细,他不想相信,却不得不接受。八十年前他没抓住巴基,造成了后面所有的无法挽回,现在,他能做的只有与他一起面对一切。

“史蒂夫,你还是这么......”巴恩斯苦笑着摇头。单纯?善良?愚蠢?还是简单?始终固执的认定世界非黑即白。人们都爱正义,却更喜欢生活在灰色地带。这么多年下来,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不会不明白,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着。固执的让人生厌,却不得不被他带着跑。“你以为,在知道我做的事后,谁会原谅我?神盾局?还是史塔克?我不会跟你回去的。说起来挺没意思的,知道自己做错的人,总想着去弥补些什么。如果你需要我,我会在你身后。但是,不是现在。”

说完,他起身,看着低着头的男人,恍惚中有着隐约的明悟:他的史蒂夫,终将不会再独属于他了。然而,他抬脚刚走了两步,就被猝不及防的掀翻在地。第二次,他在美国队长的脸上,看到了近乎绝望的表情。第一次,是在那次长达八十年的坠落中。

点我

嘘!

别说话,想看我写肉吗?
想就举手🙌
骚的合不拢腿
各种花式play
想看吗?
连更七天哦~
看什么看!还不赶快点梗!
😏😏😏

碎碎念

感觉一放假大家就都回来了
大瓶邪,荼岩
吃了半年多欧美圈的粮,不能自拔的萌上了RF
想开个坑
写温柔的里瑟先生和宅总静静相爱的故事
悄咪咪的说声,还想出本,认真的去做成这件事
有些东西,真的需要永远告别
😊😊😊

我很想你

你却剥夺了我任何可以诉说与你的方式

我很想你

就只是突然地很想你

guwenjian

药瓶染色那么好玩,要啥鲲啊!

孙尚香不喜欢扁鹊。

同样是辅助,人庄周每次和她一起打ADC撞对面时总会跑到前面去扛伤害,直到皮脆的她安全撤离。而那个丧尸脸,只会远远的丢药瓶,噼里啪啦砸了她一身药水也救不下来,还搞得人一身绿。气得她把所有衣服都换成了绿色主打,免得一场下来形象太难看。

大小姐必须具备傲娇属性,即使明知道一个坦克一个奶妈不能比,但不任性还能叫做大小姐吗?更重要的是那个丧尸脸哄都不带哄她!就不会学学庄周,带她坐鲲,还给变蝴蝶。

她决定不和扁鹊好了。

这天开局就水逆,孙尚香带着惩戒结果被同队的兰陵王抢了三次蓝,气的她回城直接不动了。队友催着几次她都没搭理,貂蝉回来回血时劝了两句,她还没松口,兰陵王就在小队频道发言。

“扁鹊你什么意思?几次都不给我加血?”

孙尚香下意识地去看那丧尸脸,但被围巾挡住了他的表情,只有一贯冷冷的声音,“没空。”

兰陵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拉上面罩隐身走了。亚瑟扛上剑打了个哈哈继续上路,貂蝉意味深长的看了扁鹊一眼,踩着花花中单去了。一时间泉水里只剩下他俩。

“红还是蓝?”丧尸脸把围巾朝下拨了拨,露出一张帅脸来。

“啊?”孙尚香一时没反应过来,扁鹊也不解释地只看着她。

然后大小姐脸红了,扛起炮就跑。

两人这次配合的不错,在野区浪的飞起。下路兰陵王一扛二,死了四五次两人只当看不见。等大小姐撒够气,红蓝加持,攻速和回复都可以了,这才架起炮来到下路救场。

三个人打了两波推到高地塔,对面团着过来抓人。孙尚香不小心让妲己控住,荆轲就缠了上来。扁鹊开技能给她不停加血,兰陵王见势不对分分钟自己闪了。庄周这次在对面,下起手来黑的不要不要的,哪有变蝴蝶的温柔!大小姐被他的二技能粘的动弹不得,想着死回去算了,就给还有大半血的扁鹊打了撤退信号。

刚活过来,身边光芒一闪,扁鹊就出来了。

“你也死回来的?”孙尚香奇怪地问,理论上不应该啊。

丧尸脸还没回答,对面程咬金就在公频里大笑,“扁鹊今天吃错药啦?人都死完了还站在孙尚香尸体边儿不动,殉情啊?!哈哈哈……”

大小姐脸又红了,尴尬的看扁鹊一眼,正好对上那幽深的赤瞳,这下更是说不出话来的支吾半晌。

“香香,”扁鹊扒拉下围巾,“我没鲲,不会变蝴蝶,最近在研究怎么才能让药粉在药瓶破裂的瞬间给衣服均匀着色。你,愿意去我的实验室看看吗?”

大小姐拎着火炮扭捏半晌,点头。一泉水的围观队友齐齐鼓掌。然后是巨大的破空声,回头,蓝色水晶正如礼花般华丽破碎。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你一定跟我打了同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