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三叔还是一语成谶了,他说张起灵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于是就没人能饰出半点相似。
秦昊的沙海邪演的真好,三分善,五分厌,一分愁苦,一分恶。
剧情的话还是显的单薄了些,逻辑混乱,层次不甚清晰。但确实是目前为止还原度最好的IP之一。
初中瓶邪cp粉开始追盗笔,高中看完原著,后来追《沙海》蹲坑底,接着对剧、电影的从期待到幻灭,甚至很长一段时间的爬墙,直到这次再被唤回的些许信心……第十三年了,只愿能够不负初见。

+

【双豹组】情人

不好吃,开放式结局

唯一一篇双豹cp向,再来的话估计就是复三了

ooc是我的,他们是全世界的

链接走微博(顺便吐槽下老福特的屏蔽机制,我写啥了屏蔽就我?好像真写啥了)

点我

+

【无cp向】叛臣


他说死后将他葬入大海。
可是,瓦坎达没有海。

特查拉自冗长的梦境中醒来,腕上的提莫由珠震动,奥科耶的声音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噩梦?”
他沉默片刻,“我梦到,父亲在叔叔死后将尼贾达卡带回了瓦坎达……”
他们在王座下初见,听特查卡宣布亲王的死讯——为国献身的勇士。而勇士之子努力瞪大双眼,骄傲地挺起胸膛,拒绝掉下哪怕一滴眼泪,以免玷污了父亲的荣光。
他们一起长大,争执再和好。共同接受训练,一起闯祸,被惩罚。苏芮出生后再争着做最好的哥哥,一起被聪明的小丫头恶搞。他们太快乐,所以看不到国王的愧疚,看不懂祭祀的痛苦,看不透王后的防备,连带着,看不清真相。
分歧一直都那么存在着。特查拉是一个仁慈的人,而尼贾达卡,...

+

【豹我】俯首成王

【豹我】俯首成王
纯私设,不喜勿入。
豹吹,吹豹
查德维克·博斯曼是我的!

我是在牧场找到他的。瓦坎达在对外的逐步开放中,麻烦也接踵而至。族民的不安与躁动需要王的安抚,但长达两月的视察终于让君主感到厌弃。黑豹从不畏惧或逃避,可他需要休息。
于是此刻,他一袭长袍安睡于绿草间。我提着裙摆走近坐下,将他的头抱于膝上,拉下丝巾为我们遮挡高原上过分热烈的阳光。他没有睁开眼,我知道他醒着。至少,在我走近时。
阳光透过薄纱没能在他脸上印出阴影来,自然进化的暗色肌肤便被衬出光来,神圣的容不下亵渎。我拉起他一只手,在那有力的指尖印下一吻。想要撤回时却被反握着并置于宽厚的胸膛上。与前王不同,特查拉不怎么热衷...

+

一刷黑豹成就打卡。
不要问我站哪个cp!
瓦坎达王后绝不认输!!!
豹我,豹我,抱抱我!!!
另外,国语3D的观感简直一言难尽,只有国王陛下的肉体可以给予我安慰了。
查德维克·博斯曼我嫁!!!

+

【ME】一纸婚约(记梗)

Mark从小就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老师们总是头疼的发现这个小卷毛与周遭格格不入,仿佛下定了决心要遗弃这个世界。
自闭?学心理的母亲否定了这个看法----小Mark只是习惯性地反抗,以自己独有的方式保证自己的独特,像个错置了程序的小机器人。所以你想让他做什么,只要反着来就行了。
“Mark,别把扳手放在我手边。”父亲躺在汽车下,听着细小的脚步声靠近,然后扳手被推过来。当然,这很美好,但总有操作失误的时候。比如Daddy兴奋地抱起获奖的小卷毛,在全家人后知后觉的惊恐目光中叮嘱道,“做个cool boy !”然后,扎克伯格家收获了一只常年短裤夹脚拖的程序猿。
就这么着,小Mark固执反抗着一切成长了起来。...

+

【锤基】末路(一发完)

阿斯加德救世主殿下视角的抒情体兼容度测试
(惊爆点男主视角的请自行主页)

说实话,Loki没想到锤子会有碎掉的一天——那玩意儿简直和他哥一样,看着就不好搞,更别提那几次被压着无法挣开的恐惧。所以看到它碎掉,一时间他真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小命要紧,他召唤了传送却被Thor叫住。哦对!海拉的目的就是回到阿斯加德!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摔出了通道。
好吧!他下意识地施放缓冲魔法,安全着陆到一片,垃圾场?边清理着围过来的拾荒者,谎言之神边心不在焉的想着阿斯加德,诸神黄昏,海拉以及Thor......啧,那个傻子没了锤子怎么能打过海拉?
预言中的火海突然浮现眼前,他激灵灵一抖,手中匕首戳得深了一些,瘫软下去的...

+

【锤基】穷途(一发完)

好多文都是Loki暗恋哥哥,不如这次让雷神先发现自己的感情?(其实并不是事实上只是想尝试一下Thor和抒情体的兼容性。
皇婚磕糖,甜到忧伤。

Thor拍了拍袍角不存在的灰尘,起身走向彩虹桥——修复这条长桥并不容易,阿斯加德动用了大量的魔法师。相较而言,他和奥丁显然更擅长征战而不是挥动魔杖去念出那些繁琐拗口的咒语。
海姆达尔仍是执剑守护在那,仿佛所有的干扰都动摇不了。见他走进,那双金色的眸子瞥过来,开口更像是一种嗤笑,“到哪?”
Thor想了下,放弃到中庭的诱人想法,“宇宙中。”
海姆达尔明显震惊于这个回答,“那不容易。”却不是阻止的意思。
“也许。”Thor无所谓地耸肩,“有人问起就说我去中庭了。”
“...

+

药瓶染色那么好玩,要啥鲲啊!

孙尚香不喜欢扁鹊。

同样是辅助,人庄周每次和她一起打ADC撞对面时总会跑到前面去扛伤害,直到皮脆的她安全撤离。而那个丧尸脸,只会远远的丢药瓶,噼里啪啦砸了她一身药水也救不下来,还搞得人一身绿。气得她把所有衣服都换成了绿色主打,免得一场下来形象太难看。

大小姐必须具备傲娇属性,即使明知道一个坦克一个奶妈不能比,但不任性还能叫做大小姐吗?更重要的是那个丧尸脸哄都不带哄她!就不会学学庄周,带她坐鲲,还给变蝴蝶。

她决定不和扁鹊好了。

这天开局就水逆,孙尚香带着惩戒结果被同队的兰陵王抢了三次蓝,气的她回城直接不动了。队友催着几次她都没搭理,貂蝉回来回血时劝了两句,她还没松口,兰陵王就在小队频道...

+

【艿芋】勇气(不是甜的!)

失踪人口冒泡,继续不定期冒泡。

其实我刚开始只是想写个h发泄一下的。

最晚周三,【星迷】TOUCH的肉补给大家。

么么哒~

丘永侯是个特殊能力者。呃?不是你们想的那种特殊啦!是某种意义上,人们称之为超能力的那种。

然并卵,当事者摊手翻白眼,他只能观察观察别人的心灵和情绪罢了。简单来说,就是可以看到每个人胸口飘着一颗小红心,脑门上浮着一朵小白云----心情好时小红心扑通扑通狂跳,小白云亮晶晶的布灵布灵闪光;心情不好的话小红心爱跳不跳的恹恹模样,小白云也是乌漆墨黑的,带点生气的电闪雷鸣。但是,情绪源于人类本身,他看到归看到却是无力改变的。

小时候,他可以通过这种能力来辨别大人的情绪趋利...

+

来自明天就要四级模拟的废凤

+

来自不想起床的废凤......

+

搞事情!搞事情!
为什么圈里图辣么少?!
嘤嘤嘤~

+

[原创]小短文

楔子

小皇帝叫做奚和靖,云嘉国君,不及弱冠但相差不远。可他不喜欢做皇帝!因为满朝文武每天都要用亮晶晶的眼神仰望着端坐在龙椅上的他,期待他能再推新政。

早知道他之前就不为着好玩去闯荡江湖,结果听信了一群奇奇怪怪的人说的莫名其妙的话,即位后不顾群臣阻挠发布了一系列政令,出人意料的获得极佳反响。然后,就被逼着勤政爱民,没了自由。

这样下去实在太痛苦了!

他决定了!他要做个昏君!他要骄奢淫逸!他要任性妄为!

重重的拍了下龙椅,满朝瞬间鸦雀无声,然后,在无数期待的目光中小皇帝开了口:“传朕旨意,黄金万两……缉拿谢春秋!”

啊?!

一·

谢春秋是个大侠,也是个小偷----专...

+

【艿芋】等一场雪

嗯,失踪人口冒泡。快考四级了果断拒绝任何形式的催更。这篇可以看成《It's consuming me》的日常番外,就这样,晚安么么哒(^V^)
那是于半珊意识到自己心意的第一个冬天,帝都下雪。阳历未过元旦,阴历还在十一月的日期,实在算不上新雪,偏有人要冠之以“初雪”之名。
加完班从公司出来时,树丛草坪和屋顶上都积了薄薄一层素白,路面的积雪融化成一地潮湿。纷纷扬扬的六菱花瓣自几千米高空坠地,壮美又悲哀。肖奈皱了下眉偏过头问道:“都有谁没办法回去?”七八个人举手,被肖奈分批送往地铁站。
于半珊趁着他们第一趟离开时偷溜成功,一个人沿着人行道百无聊赖地走着。他住的地方不算近,一路走下来得一个多小时,他也没打...

+

【K莫】遇见
最好的遇见,是我抬头,你作为风景一片闯入我的眼帘。

KO确实没想过会再次见到郝眉。
男孩反戴着棒球帽,笑成眉眼弯弯的模样,视线定点在糖醋排骨上不肯移开,活活馋成见了松果的仓鼠样子,好笑又可爱。
形容一个大男孩可爱?KO自己先摇了摇头,估计是最近太闲了脑洞也多了才会这么有病!但手上却自行动作把所有他点的菜都升级成了加量豪华版。
下班时同事调侃他:“你今天心情不错啊,一下午都没黑着脸!”
心情不错?他想起那笑弯了的眼睛,好像确实挺不错的。
然后是在小炒店,他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样子让KO险些绷不住人设,强忍着莫名感动与之互留了联系方式。
那天晚上,KO没有睡着。
失眠,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某个人。
再后来,...

+

© l无蜜蜜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