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原创]小短文

楔子

小皇帝叫做奚和靖,云嘉国君,不及弱冠但相差不远。可他不喜欢做皇帝!因为满朝文武每天都要用亮晶晶的眼神仰望着端坐在龙椅上的他,期待他能再推新政。

早知道他之前就不为着好玩去闯荡江湖,结果听信了一群奇奇怪怪的人说的莫名其妙的话,即位后不顾群臣阻挠发布了一系列政令,出人意料的获得极佳反响。然后,就被逼着勤政爱民,没了自由。

这样下去实在太痛苦了!

他决定了!他要做个昏君!他要骄奢淫逸!他要任性妄为!

重重的拍了下龙椅,满朝瞬间鸦雀无声,然后,在无数期待的目光中小皇帝开了口:“传朕旨意,黄金万两……缉拿谢春秋!”

啊?!

一·

谢春秋是个大侠,也是个小偷----专偷女人心的花心贼。他穿花眠柳,偌大的云嘉国几乎无人不晓这个浪荡子有情无心。可仍有无数娇娥私心盼着自己会是那个让浪子回头的唯一。

最近,风流潇洒的谢大侠似乎遇上了麻烦:因为他是怒气冲冲的踏进飞仙楼的!一众伶女不知何事惹着了一贯含笑的情郎,自然也不敢多问,只能好酒好菜送上,使尽了十分的力气弹歌奏曲希望能让他开怀。

谢春秋高兴不起来。

他只恨自己手贱!兴致好干嘛要去钓鱼?钓鱼就好又为什么要钓个人上来?钓上来就钓上来了为什么不干脆扔回去偏要伸手抱起了那个十四五的少年?都怪他对美好的事物没有抵抗力!一伸手就抱回了一个大麻烦!

但谁又会有这种救个人就救到了云嘉太子的运道?!

二·

“又追缉谢春秋了啊?”布告栏下聚集的众人无趣的撇嘴,“这都有四五年了吧,追追撤撤,谢春秋到底怎么得罪圣上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谢春秋自己都不知道。

第一次被通缉时,他就潜进了皇宫誓要搞明白那小子为什么要恩将仇报。结果小皇帝摆了宫廷御宴招待了他一晚,两个人相谈甚欢。第二天,通缉令上的千两白银就翻了番,然后一直涨,涨到了今时的黄金万两,却不再具备吸引力,只能做人们闲极无聊时的谈资。

现在通缉令一出,谢春秋还能好整以暇的喝完杯中酒,换一身衣物,不急不忙的踏出某个花楼,然后闪身消失。

他到哪去?

自然是皇宫了。

三·

奚和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找谢春秋。因为他是太子,不能随意出宫,奚和洲就给他出了个主意,果然有效!

谢春秋来了,两个人喝了一夜的酒,相谈甚欢时他戏谑道:“可惜小太子你不是女子,不然我就能为如此美人安定下来了。”

奚和靖当场就炸了!表面上是因为那句“美人”,实际却是因为“不是女子”。

不是女子怎么了?不是女子你就不能为我安定下来了吗?

混蛋王八蛋!

气的他立即着人加重了赏金: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让全云嘉的人围捕你,你是不是就会只待在我这里?

奚和靖是皇室中人,再明朗,光明后也有阴影。

直到出了意外。

围捕谢春秋的人为了逼他现身,抓了他一干的红粉知己凌辱折磨。通缉令上只说要活的,不死自然也算是了。谢春秋为了救人筋断骨折,被送进宫时气息微弱到近无。

这是导火索,引燃一切的是一个清伶的死----因为不堪凌辱的自尽。

得知这个消息的谢春秋身子骨还未大好,却边吐血边追杀尽了那伙人,最后找上了奚和靖这个祸首。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从此纠缠不清。

四·

谢春秋搞不懂小太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天他气的失了理智,回过神来身下的人早已两眼发直。明明痛的冷汗涔涔,却死死咬着下唇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他是怎么长这么大的?为什么受到这种伤害还不呼救?他不是云嘉太子吗?飞扬跋扈,任性妄为才是皇胄不对吗?

不,他确实是任性妄为的。可真的能全怪在他身上吗?祸首是奚和靖,罪魁却是谢春秋!如果不是他处处风流,怎会殃及无辜!

他只是在给自己找借口罢了!

猝然醒悟的谢春秋望着怀里的小皇帝,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可以忍受这几年不休不止的纠缠了。

那小皇帝呢?

他比自己更明白!

谢春秋低头吻上怀里人的眉梢。

被通缉了这么多年,他倦了。

五.

通缉令上赏金变成万两黄金的前晚,御书房偏殿走了水。奚和靖自昏迷中醒来后,奚和洲递过来一张明黄锦帛,满面不忍。

一叶飘零天下秋。如此豪情壮阔的诗句,却做了一瓶毒药的名字。制毒者也是同样的潇洒快意,江湖人称——风月扇,风月无边谢春秋。

为君者,必有褒贬。爱者有之,恨者更甚。谢春秋不想杀他,其他李春秋,王春秋却想要他的命。

奚和靖信命。

却不认命。

他想了一夜,第二天早朝时任性妄为的下了悬赏:“传朕旨意,黄金万两……追缉谢春秋!

黄金万两,云嘉皇宫半年用度,何等的昏聩!

六.

他不是当年那个小皇帝了,受伤也不懂得保护自己。他是云嘉国君,受天命而鞭笞天下,有人爱戴他,自然也有人怨恨他。比如谢春秋,他一个江湖游侠不过好心施了小皇帝一把援手,就被用万两黄金悬赏自由。

可谁知道?他只是想见他,最后一面。

这一次,谢春秋一如既往的前来,却被小皇帝彻底惹火:因为奚和靖说自己要封后!

不许!

你凭什么不许?!

你欠我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的子民,生杀自然由我!

你就不能不再任性吗?

不能。

谢春秋把小皇帝拖进了密室。他不能放任这个孩子继续这样任性下去,心里却清楚明白任性的是自己。

当初不该放不下,如今实在难放下。

放不下,就不放。

谢春秋下定了决心。

七.

谢春秋离开后第五天,和靖帝驾崩。让位瑞王奚和洲,太傅姬博陵任摄政王从旁辅佐之。

八.

野史有载,后有归隐官员于塞外惊见和靖帝,其年岁虽增,气韵未减,身侧有人相护,确是谢春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