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瓶邪】干得漂亮!(甜的?!)

7.一次就好,我陪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一次就好》

南方的天气到了冬季总让人略感微妙,比如晴不晴雨不雨。还不如长白满山的风雪,干脆爽利的严寒,冷的让人情思麻木,也不会有那么多妄思难断。

西湖边的小铺子半开着门,却明显不是做生意的样子。只是这阵的雨夹雪下的急,他迫于无奈的推门而入,暗里祈祷店家不会赶人。

铺子里并无暖意,但柜台后实实坐了个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眉目温柔,见人进来也不做招呼,任他颇有些尴尬的打量着货物。铺子装修的古色古香,想来是为了生意需要——这是一家古董店。

颇有些无聊的扫了几眼,他将视线放回店主身上。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鄙视了下自己,却忍不住把目光放在了店主手头的工作上。这样的天气他却只穿了件保暖衬衫,想来是怕影响了手部的活动,尽管身体有些细微的摆动,却完全没对手下细致的工作产生影响。现在还有这种年纪却这么认真的人么?他疑惑了,也许他估错了这人的年纪?毕竟南方人脸嫩。

“你对这个感兴趣?”突然的询问打破一室静寂,他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盯着人跑了神儿。“额…有点儿…”勉强作答后又是沉寂,终于让他在感到局促之余有了离开的冲动。

“门后有伞。”店主似有所觉地开口,“也不用还了。”

“那怎么行?”

“没什么,我身体不好,店三开两不开的,不一定能碰上。”店主解释着,声音沙哑间着几声低咳。

嗫嚅了下,他还是取了伞,暗暗交代自己一定要还后,告辞出门。快到门边时忽然有人推门而入,他下意识的让了一步,神使鬼差的抬头,正对上一双清澈却冷冽,纯净却沧桑的墨眸。等他回过神来,面前早没了人,身后却飘来几句对话。

“小哥?你怎么过来了?”

“穿衣服。”

“我没事,不冷。你把人打发走了?”

“嗯。”

“还说我,你怎么也不多穿点儿,杭州这两年天气越来越怪。”

“嗯。吴邪?”

“怎么了?”

“回家吧。”

“好。”

……

他撑起伞走进满天雨雪,突然感到原来一个人的南方,也会冷成北方的凄凉。

10.关于吃货的事

发现张起灵很能吃是个意外,发现时吴邪方了。

事情很简单,就是解大当家闲着没事溜达到了杭州,碰巧赶上张保姆哄吴中二青年吃饭,吃了两个小时就吃下小半碗,气的他脸都青了。费洛蒙毁掉吴邪的鼻子后他的饭量就直线下降,后来又是几次大折腾,胃就彻底不行了。原以为张起灵回来可以压着他多吃几口,偏偏这货现在成了如来佛手中的孙猴子,任凭吴小佛爷搓圆揉扁都不加反抗。凡事都哄着捧着,半点不敢不顺心。

当然这只是解雨臣看到的,事实上张起灵宠归宠,但从来都不放任,至于吃饭这种事嘛,多哄几次就行了,犯不上去惹吴邪不开心。

解大当家财大气粗,直接打包了两个坐飞的回北京,二话不说挖来个御厨后代开始填鸭。张起灵打陪,一个月下来人终于圆润了点,但解雨臣仍然不满意:一顿十五个菜,全都吃完了就这点儿战绩?吴邪迷之不解:他从来都没吃完过啊!最多三道菜就下战场了!难道?!

再吃饭吴邪留了个心眼,自以为隐蔽的观察张闷蛋。

素三丝他挑了两根表示没兴趣,张起灵一筷子半盘;秘制咕噜肉吃多了腻口,闷神面不改色全盘扫荡;拔丝山药香甜他多吃了两口,大族长转攻茄汁豆腐……最后,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十五个空盘子——张起灵他娘的居然全吞了!人不可貌相啊喂?!所以张家是被你吃垮的对吗?!这苦命的孩子吃饱过吗?!

“不是。”张起灵忽然开口,明显看出了他的想法,无奈的捏着吴邪的下巴帮他合上嘴,“张家这点儿食物还是供应得罪起的。家族里有这方面的训练,可以控制消化,尽可能多的在安全情况下储存能量。”

卧槽!吴邪方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其实还是家里菜太难吃而白吃又不要钱你又不用下斗干嘛储存能量所以别掩饰了好不好你个吃货卧槽我发现了什么不会被灭口吧!!!”

张起灵眼中寒光一闪,极快地伸手再度捏住了吴邪的下巴,在他吃惊的眼神中忽的一笑,密合的唇堵住了真相:不会被灭口,会被封口!!!

11.在漫长的光阴里,我遇见了你,然后岁月就不再有意义。

在悠久的历史中,你并未留下任何浓墨重彩的一笔,但你的存在,沉默却固执。

我初见你,我爱上你。

从擦肩而过,到并肩而立。

多巴胺制幻的爱情四年后便烟消云散,而我对你,不只是爱。

你是,我的一种,本能。

从不显现,却在任何需要的时候反射。

我本能的爱你,不能稍息,不肯止息。

……

 

评论

热度(14)

  1. 琉璃子鸢无蜜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