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瓶邪】干的漂亮!(小虐)

5.张起灵走了。

吴邪在各种不可置信中终于确定了这个事实——张起灵走了。为什么要走?因为在这世间找不到归宿吗?可又为什么不走?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用什么理由将这抹游魂留住?

他一厢情愿的要做这人与世间的联系,张起灵承认了,最后却干脆的用行为做出了否决,独自消失于茫茫风雪。

吴邪机械的淘着米,视线在触到池边一碗晶莹饱满的红豆时不自觉停下了动作。那人总是闷不吭声的放自己的血,每次出墓都苍白着脸色,他无能责怪,只好想办法给人补。荤的张大爷吃的少,甜的更是不碰。难为从小娇生惯养的小三爷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解决办法——煲粥熬汤。红豆自然成了首选,闷油瓶也难得不抗拒。

那人接过碗时平淡地看他一眼,明明一如既往的淡漠,却感受不到疏离。莫名的灼热液体打破眼前重现的场景,手中不知何时已抓了一把红豆。他呆愣的看着,茫然中想起一个问题,红豆又叫什么来着?是……相思子?

手渐渐攥紧,竭力抑制着的什么东西快要爆发。红豆在他手中交相摩擦着嘶哑求饶,刺耳的声音仿佛在吟唱着情词。相思?明明是摧折心肝的独思!他泄愤般的将一手殷红砸向地面,无辜的红豆仓皇落地,有恨他的,借着力的作用反弹回去,劈头盖脸的让他无从招架,只得猥琐的抱头蹲下。

被砸的细微疼痛缓缓蔓延至全身,最后统统收缩进心脏。全身的痛啊,收缩进人体最脆弱的一个区域,终于让他不堪重负的崩溃痛哭。满地相思安置无处。

这天,是吴邪下了长白山的第九天,是张起灵按晕吴邪进入青铜门的第十二天。

距他们的再见,还有九年十一个月零两天。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十年错失。

6.一度花时两梦之,一回无语一相思。

相思坟上种红豆,豆熟打坟知不知?

吴邪是典型的工科男,最受不了的就是人唧唧歪歪的腻上几句情诗艳词。那是爷们干的事儿吗?!加上大学学的建筑,狼多肉少 他还固执己见,不意外最后沦落到连大姑娘的手都没牵过的地步。

没牵过就没牵过吧——如果错过无数可能携手只为遇你此生并肩。真他娘的酸!不耐的重重吸了口烟,抽尽的烟头被随手丢上地板,为一室狼藉再尽些许微薄之力。削瘦的男人周身散布着显而易见的疲倦气息,眼睛却亢奋的泛着神经质的光。他抖着手又夹起一支烟来,但只叨着没有点燃,腾出来的两手熟练的用滴管将一些液体滴进鼻腔。

蛇毒混着费洛蒙,痛苦的抽搐伴着凌乱的幻视片段。他扭曲自己,挣扎在传承累积了千年的爱恨中。繁杂的记忆呼啸而过,承受者却不堪重负的瘫软在床上气息皆无。

有时候,承受那么多到底为了什么?不过一句随口而出的,算不上约定的交代罢了……

只是,不做些什么,怎么有资格?

并肩的资格。

床上的人呼地大喘了口气,缓缓侧身起来,苍白的脸上泛着病态的红,笑容讽刺却透着疯狂。你不施予,我自取得!

风雪漫漫,不过十年。

8.《别恨》

有些相思,久了就成暗恨,由爱生恨这个词便诞生了。吴邪恨张起灵,恨他一双斩神杀怪的手,又护他,又害他;恨他一柄镇妖慑邪的杀生刃,既向对手,也向他;更恨的是,他苦苦追随,千山万水有了牵挂,还能狠下心来将人抛下。

世事险恶,张起灵明知他一股倔劲儿,却忍心让他舍了天真,在这污浊中浮沉。张起灵太冷静,他理所应当的认为所有人都会归于世故,偏偏忘记,满腔怨恨点燃的血,十年饮冰难凉。

他舍生设局,困杀对手也困杀自己。因为太恨了,所以他活不下去了。他不能保证十年后见不到张起灵他会不会发疯,也不能保证真见到了,自己能忍住不杀了他!杀了他!因为太恨了,所以他活不下去了。他活不下去,凭什么张起灵可以若无其事?他得陪着吴邪一起死,才能平了这十年别恨!

只是最终,重逢,所有恩怨,化作一句:“好久不见。”以及暗暗祈愿:愿花长好,人长健,月长圆。

9.《雪中书》

他下坠,飞雪万千与之匆促擦肩;他闭眼,红尘千面不及那人。藏区的天在重叠的阴云之后执着探出一线,丝绒般的蓝,瑰丽且耀眼。

咽喉被割开的剧痛在寒冷中渐趋麻木,急速下坠产生的失重感让渐渐迟钝的大脑生出飞翔的错觉,雪在上升,他在下坠,错位的唯美。

肢体接触经年的积雪发出暗暗闷响,神经反射不出任何痛的感觉,只有血汩汩沿着颈部裂隙侵染着一地纯白。连挣扎都没有的,他伏卧在纯白中,任由纷纷白雪将全身覆盖,铺天盖地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为这场葬礼感到悲哀。

似乎是最后的不甘,他抽搐着动了动左手,手腕上血脉蜿蜒直通心脏的位置挂着一串佛珠,收结处挂了一枚骰子,莹白骨质,内嵌红豆,是他留下的遗书:

玲珑骰子置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评论

热度(6)

  1. 琉璃子鸢无蜜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