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等一场雪

嗯,失踪人口冒泡。快考四级了果断拒绝任何形式的催更。这篇可以看成《It's consuming me》的日常番外,就这样,晚安么么哒(^V^)
那是于半珊意识到自己心意的第一个冬天,帝都下雪。阳历未过元旦,阴历还在十一月的日期,实在算不上新雪,偏有人要冠之以“初雪”之名。
加完班从公司出来时,树丛草坪和屋顶上都积了薄薄一层素白,路面的积雪融化成一地潮湿。纷纷扬扬的六菱花瓣自几千米高空坠地,壮美又悲哀。肖奈皱了下眉偏过头问道:“都有谁没办法回去?”七八个人举手,被肖奈分批送往地铁站。
于半珊趁着他们第一趟离开时偷溜成功,一个人沿着人行道百无聊赖地走着。他住的地方不算近,一路走下来得一个多小时,他也没打算走多远,就想着走一会儿再打车回去。
雪打着旋儿的往下落,天气太能影响人的心情,脑子里想着莫名其妙的事,直到被侧后方连连的鸣笛打断。于半珊回头,肖奈正放慢了车速跟在自己身后,一脸平静中隐约可见低恼。
“上车。”他乖乖爬进后座,空调开得太足,瞬间化了一身的雪,滴滴答答地水珠就自发顶流了一脸。
“后边有毛巾。”肖奈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语带责备,“这么大人了还乱跑!”
于半珊扯了毛巾正擦着脸,听了话嬉皮笑脸地开始糊弄,“老三你真把哥几个当儿子养了?父爱泛滥啊!”
大神有些被呛到,顿了片刻才开口反击,“有这么大还不让我省心的儿子,自然少不了多操点心。”
“我这不想着路上来个拔刀相助、英雄救美、干柴烈火、雪中送炭……明天就能脱离单身狗的行列,再也不用与其他人抱团取暖了嘛!”
说话间就到了地方,肖奈懒得理他的胡说八道,找了个位置就要停车。于半珊一看这节奏,立马喊停,“怎么?你还要押送我进门?肖大神我警告你,我对门可是住着三个合租的美少女!这是我脱单的全部希望!你个有妇之夫就不要出来捣乱了好吗!”
肖奈停了车颇有点无奈的开口,“我就一把伞,一会儿还要去送微微到车站,你快点儿,我送你到楼下。”
于半珊笑得更开,得意的拉开公文包,“我有伞啊!老三,单身狗是很自爱的好伐?”
撑了伞下车,看着车子驶入滚滚车流,于半珊默然停住一脸傻笑,收伞,任凭漫漫风雪将鬓角眉梢染成纯白。
网络非主流盛行时有这么一句话:多想和你在雪天一直走,因为一个不小心我们可以一起白头。字句唯美伤感,语法混乱矛盾。所有美不胜收的,总是意喻着悲剧开头。
所以最后,他们也没能一起白头。

2016年,全球气候异常,寒潮如期而至,却出乎意料的迅猛。尽管早有预防,于半珊还是不敌寒意凶猛的发了烧。肖奈谈了一天的项目,中午致一做东也是不能缺席的,给人打电话没接,就有些坐不住,客户一走立马驱车回家。
进门就见人窝在被炉中睡的天昏地暗,估计被人背走了卖了也醒不来。他给试了下额温,还好没再发热。手放下,正对上一双狐狸媚眼困倦的睁开,虚软沙哑的声音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回来了?下雪了吗?”
“嗯。还没,快了。”一路回来已经飘起了小雨。肖奈调高空调温度,示意他把衣服穿上,见人不乐意,就伸手关了被炉,“起来,吃点东西。”
发烧还睡被炉,非脱水上火不可。两个大老爷们过日子没那么多讲究,可该照顾的还得照顾。
软硬兼施的把人哄了起来,肖奈挽着进了厨房。
“我不要吃汤面!”于半珊老大不愿意地嚷了一句,拖拖拉拉的进浴室洗漱。厨房里肖奈收回伸向挂面的手,回想着生病的人适合吃什么,最后决定煮点红豆粥,配菜就是KO做好,郝眉送过来的卤味,随意切了半盘。
水开时于半珊晃悠着进来,顺手捻了片牛肉,自己咬下半口,见肖奈看着,忙讨好的把剩下的递过去,被嫌弃地摇头拒绝。红豆是肖妈妈煮过酿好的蜜红豆,水一开沁出一室甜香,暖意瞬间升腾而起。
正吃着饭听见外边热闹起来,于半珊按捺不住地去扒窗户,回过头来喜笑颜开,“老三!下雪了!”
见他高兴,肖奈难得没有开口怼人,嗯了一声后示意他赶紧回来把饭吃完。于半珊的手放在窗户上有些凉着,搓着回来时起了坏心思,绕到大神身后就往他毛衣领子里塞。
谁成想人家竟然毫无反应,干脆整个人就势扒了上去,“大神,你这是神经坏死了?”肖奈放下碗,侧过脸瞥他一眼,转头望向窗外。
细雪已经落完,连绵如絮的新一批雪花正在静静飘洒,远远看着觉察不到那寒意,就显出满满的温柔缱眷。
再回头看那弯弯眉眼,暖黄灯光衬的人柔媚生姿,心中就是一片平和。肖奈笑了下,在人不解的目光中吻上他的唇。
窗外飞雪染白岁月,他们终会执手,共同满鬓霜雪。

评论(1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