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完结)

完啦完啦,撒花撒花......

21.肖奈明知自己中了计,还是忍不住被牵着走。他第一次亲身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感情,就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你可能一辈子都遇不到这样的人:静默的爱着,轻轻悄悄吻你喷吐的气息,用影子和你十指相扣,拥抱着你经过的空气跳一支舞……沉默到热烈,开一心的白玫瑰,被鲜血染成艳色,凄惨又高贵。他们从不开口,悉心等着爱的人回头,等一生都不可能的回头——他们一回头就会看见的,却只顾匆匆向前走。

肖奈是幸运的,因为他回了头,看到了那么炙热的爱,明知会伤害自己,却不能不靠近。

山不过来,他就过去,不能解开心结,就把自己也束缚进去。

他看了于半珊一年多,就懂了为什么暗恋者总是隐忍的。每个暗恋者,都身披了坚执锐,戒备着别人看穿,害怕着造成伤害,谨小慎微,饱受折磨。

这个男人去了魔都,巧言令色,八面玲珑的周旋于诡谲商战;进退有度,潇洒自如的开辟出一方天地。于半珊是有光芒的,只是甘愿为了肖奈收敛。

这么辉煌的人,却还自卑的不敢去爱,就让肖奈生出惶恐来。

他甚至庆幸过那场车祸,让于半珊情感生变。他也暗暗地感谢自己和贝微微的分手,让于半珊心生内疚,以此为挟,两个人还能牵扯不清。他从不是光明的人,倒也不惧自己这一面。当于半珊挣扎着要不要

放开自己的占有欲时,猎物早已张开了布好的大网,静待着他自投罗网。

甚至为了加强效果,肖奈精心的制造出一次次巧合,出现在某个两人都会在的场合,却只留下一个背影。然后站在暗处,看他失魂落魄。放任郝眉给他通风报信,由着他躲,殊不知一切尽在掌握。

直到贝微微通知了婚期那一刻,他竟生出恍如隔世感来——终于,可以在一起。

明知消息由微微来说更好,他还是控制不住地自告奋勇,定了当天的飞机。

沿着烂熟于心的街道,顶着申城仿佛无尽的雨,肖奈向前走,走进于半珊的住处,顺带的,走进他的世界,与之相爱。

期盼的人拐弯时低头找钥匙,抬头看见他明显愣了下,接着低头拿出钥匙,勾在指上晃了两圈,笑成眉眼弯弯仿佛偷到好东西的狐狸模样。“呦!好久不见呐,肖奈哥哥~”

“是挺久的。”平静的回复中压抑着太多的情绪,“整整两年了。”

 

于半珊愣了太久,才消化掉这个信息,也有点反应过来,“你都知道?……不对,你的主意?”

肖奈起身上前抱住人,“原来在夫人眼中我就是这种低俗之人么?”

于半珊狠狠翻了个白眼,还是每分每秒都不忘给他下套,准备怼他。大神,你光环节操都掉了啊喂!

知道他不会上当,肖奈好心给了答案,“KO。”

于半珊生气的力气都没了——自己战斗力太渣,就算对方有个拖后腿的也没胜算!

“想报仇吗?”耳边有着诱惑的低问,恶魔张开双翼圈住了祭品,条件提的不容拒绝,“给我你的一切。”

“我能得到什么?”好歹保住了一丝理智,却难敌诱惑的问出交换条件。

“我。”等价交易原则,“我的一切。”

于半珊虚弱的笑笑,迎上一个吻,“如你所愿。”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想你的心 纠结着我

Wherever I am不管我在哪里

Whatever I do不管我做什么

The thought of you想你的心

Is consuming me纠结着我

——————END——————

评论(1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