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这两章的K莫很多,所以打了Tag.

今天就这些了,晚安啦~

20.与其不停地加深于半珊的愧疚让他躲得更厉害,不如引导着让他自己想明白。严格上来讲,肖奈和于半珊都不是gay:于半珊的性向是肖奈,只要是这个人——这个人重视他逾自己的生命,是男是女又又什么所谓;肖奈则是无性别者,他看的太透,估计柏拉图都可以接受。他的感情太过冷静,有理有据进退自如的,连与之交往过的贝微微都觉得似乎太过理所当然。何况他救人时还能做分析判断,这样的感情,直怀疑让人其真实性。

肖奈对感情这种事儿,实在没什么概念。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模范的恩爱。平时最大的情感波动,也不过是炒菜时多放了盐,几句简单的拌嘴。潜移默化,就养出了他的冷情来。

第一次被冲击,是在表姐的婚礼上。几十桌的喜宴零落坐了不到百人,新娘白纱捧花,没有长辈相送的独身走过红毯,喜笑颜开的把手递给台上的新郎。

来的不多的人中不时有着窃窃私语,大意不过是不被人看好的感情,连父母都不赞同。那时的肖奈也是同样的想法,不是他庸俗,而是实在看的太清。

果然,义无反顾换来无疾而终。他陪着母亲去民政局接表姐,一路上都是安慰和女人撕心裂肺的,“没办法。”

没办法?怎么会没办法呢?如果感情带来了如此重的伤害,怎么会放不开呢?事实上却是,真的没办法。

爱上狐狸精果然是要遭劫的!他把生平所有的束手无策都给了于半珊,就彻底拿这个人没了办法。这个人:近了怕伤到肖奈,远了又不忘惦记。生生磨平了他所有的不甘和怒火,只留下心疼来。

堵不如疏,道理他懂,可怎么施行?

最后,KO出了主意,让贝微微给于半珊打电话。

“愚公师兄,大神和我分手了,因为你们的事。”女生的声音冷静却不带指责。

于半珊沉默,实在辩解不出任何一句话。

“这是你欠我的,对吗?”

“……没错。”

“那好,我要你答应我:我结婚之前,你都不能回帝都。我结婚时,你要来给我做伴娘。”前半句不近人情,后半句偏表示出往事莫提来。

于半珊被逗得一乐,答应下来 ,“好。”

贝微微也笑了,“不用跟我道歉了,愚公师兄,你欠我的已经还了。”

“……好。”

“但是,你欠肖奈师兄的,怎么还?”

你欠肖奈的,怎么还?

你欠肖奈一段完美的恋情,你欠肖奈一个和谐的人生……你欠得太多,拿什么抵债?

这就是KO的办法:让于半珊记牢了这笔债,谁也不能劝他放开!谁也进不到他心里来!里边只能容下一个肖奈,逼迫着他纠结痛苦,越压抑,反弹的越是厉害。到了约定之期,他自然就会回来,迫不及待,急不可耐。

所有人听了这个办法都是无语,没想到如此大神使的手段这么下三滥。说的堵不如疏,这是疏吗?分明是逼着决堤吧?回过味儿来,都是以同情的目光看着郝眉:先例啊!

到点儿下班,小美人儿嘟着嘴挤地铁回家,果断拒绝了黑客的专车。KO拎着菜回家,就见自己的衣服被扔了一床一地,郝眉趴在柜子里还在往外掏。

他挑了挑眉转身去到厨房做饭,再出来,客厅就扔了他来时的背包,郝眉抱胸站在旁边,冷笑连连,“想控制我对吗?让我对你形成依赖,离不开你对吧?”

KO看着他,点头加上招牌的“嗯。”

“嗯你个头!一天到晚就会嗯嗯嗯!就知道装可怜!就知道骗我心软!说!你是不是打算好了把我惯上瘾再离开,等我哭着去找你啊?!”

 KO一时没反应过来如此转折,就愣住了。这一愣又被郝眉误会了,气得他踢了地上的包两脚,扑过来抓住自家男人的衣领,恶狠狠地威胁,“你想怎么惯我宠我都行,虐待我控制我也无所谓,就是不许你离开我!不准你说什么为我好就要离开我!就算所有人都不许你爱我,你也得克服一切把我带走!”

黑客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小太阳误会了。他抬手摸了摸气鼓鼓的小脸,轻吻了下已经瞪得泛红的双眼,低头解释,“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舍不得。好。”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们比他们幸运,遇见时皆无所爱,所以恰好可以相爱。

我舍不得:把你禁锢,看你痛苦,让你孤独,使你进退两难。我会为你铺平前路,看你笑容如初。

好:我哪也不去,就在你身边,触手可及,永不离弃。

郝眉看着他蕴满深情的黑眸,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被配上了bgm,轻柔的热烈的,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是“我爱你”。麻麻!这个男人帅得犯规!他还正面撩我!谁能忍?他可忍不了!

扑上去,盖戳——眉少私人所有,妄想染指者正面来战!热吻间听见低沉发问,收拾东西是要把他扫地出门?

怎么可能!美人儿翻了个白眼,退开些解释的得意洋洋,“我要把你所有的衣服都丢了!你的银行卡在我这儿,密码我设的,到时候我再把电脑一带走……你要跑就只能裸奔了!我看你怎么跑?还敢不敢跑?!哈哈……”

KO失笑,拉着他向餐厅走去,又听见狡黠的发问,“其实老三也是被你坑了吧?这么一个约定,看不见吃不着的,偏挑得人心心念念忘不了,你这是逼着老三不能移情别恋吧?”

果然是省状元!

KO了解于半珊,所以愿意帮他一把。一个约定捆死两个人,任他们折腾去。否则依照肖奈的性子,时间久了,才萌芽的感情见不着光,得不到滋养,就真的无法挽回了。就这么吊着,让他念着,忍不住去想,去看,去纠结,去心疼,他们之间才会有希望。

KO回头看人一眼,忽然转了方向。郝眉被拖着往卧室走,心中生出不妙来,急忙叫停。

男人忍住笑,故作凶狠状的拉人进门“我的阴谋败露了。”

“那你要干嘛?”美人儿可怜兮兮地被压迫到刚合好的门板上。

就见黑客笑得又帅又痞的俯身下来,“封口!”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