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好吧,又下了,十月下到十一月,很好很强大。

这两天尽快完结,怕受心情影响真的玩大发了......

19.郝美人儿被KO养娇了,一个电话打的活像泼妇。先是把于半珊兜头骂了一顿,再让他麻溜的赶快回来,话还没说完又想起来逼问他到底躲哪了。

真说起来还是挺复杂的,于半珊挑着大概解释了下,电话那头就是半天沉默。追问两句,地主家的傻儿子就可怜兮兮的道歉,逗得他直乐。亲生父母穷困不假,但养父母家能抱养起孩子又挂的上户籍怎么可能会拮据?何况又真有着血缘关系,怎么也不会虐待他的好吗?更不用说他哥后来做生意发了财,怕外间闲话多,就自觉包揽了他大学的各项费用。蠢萌的二货还以为借他的钱来的有多么艰辛呢!真是苦了KO,又当恋人,又当监护人的。

哄好了傻狍子,就听到小奶音犹犹豫豫的,“老于……你和老三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你,你,没事吧?”

明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真被揭开了假象还是一阵阵的难堪。他定了定神,声音有些干涩,“我能有什么事儿?一开始就知道结果,我还真能去插一脚,闹腾着做妾吗?”

“可是……”声音突然断了一下,就换了另一个,“你不打算回来了?”想来是KO阻止了郝眉的追问,于半珊松了口气,打趣道,“怎么?小美人儿是寂寞难耐了?早说啊,早说我立马打个飞的回去。”

“呸呸呸!你才寂寞!我有KO!”炸毛加告白,调戏不成还被反手塞狗粮,于半珊表示想狗带。

“我会回去的,等我真的能不在意了。郝眉,是我对不起咱们兄弟几个。”

“哎?……算了!有什么啊!不就是失恋吗!天涯何处无芳草,回头眉哥给你找个更好的。哥几个都在这儿等着你。”

两个人又说几句才断了线,于半珊收好手机,指尖香烟已经烧了大半,在天台栏杆上磕了磕烟灰,他吸进最后一口气体,抬眼看暮色四沉的天空,僵硬的笑起来。

 

另一边,肖奈的办公室里,四个人齐齐看着桌面上开了免提但已经断线的手机,满室气氛静寂又诡异。郝眉是壮足了胆才敢上前收回手机,迅速躲回自己的保护神身后,小心翼翼的开口,“老三?”

大神面色沉沉,少见的不加掩饰,目光转向KO,“你一直知道他在哪里?”肯定的让郝眉都是一怔。

回过神来就看见KO轻轻地点头和“嗯”的回答,下意识地就追问,“你怎么不告诉我?”

KO侧过脸去看他,深邃的眼神里全是复杂,“我答应过他。”

一时间郝眉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是继续追问为什么,还是指责他的不坦诚。

贝微微看出气氛不对来急忙调和,“大神,你打算怎么做?”

肖奈移回目光,顿了顿,缓缓开口,“我去带他回来。”

“你想逼疯他就去。”开口的还是KO,冷静又残酷的指出事实,但视线仍落在郝眉身上。

“不管你怎么说,他都是第三者。”

“你每肯定一次他的感情,都是在提醒他插足的事实。”

所以说KO最了解于半珊,他们的身份境遇完全不同,心理却是一样的:渴望拥有,自卑得到。

KO自卑是因为相同的性别:他想揣住郝眉这颗小太阳,但来自外界的压力实在太大,他没自信能护好那光芒,所以只能选择守卫,做他身边一颗永恒静默的行星。手可摘星辰,却恐惊天上人。

他是幸运的,因为郝眉虽然迟钝,但还是明白并接受了他。可一种恐惧始终如影随形——如果郝眉厌倦了?要离开了?甚至,爱上了别的人?他要怎么挽回?他有什么资格阻拦?从一开始就不配拥有,但真的抱在怀里了又怎么放的开?那时候,压抑的占有欲被引爆,让他自控不能的,抓住他,囚禁他,毁了他……让他,只属于自己。

于半珊更不幸,因为确确实实的第三者身份。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他的引诱和自我失控,肖奈哪怕明知他的感情,也会毫不在意的继续拿他当兄弟,过自己按部就班的生活。

可他没有控制好自己,直接触动了肖奈的情感,间接导致了他们的分手。所以他只会更害怕——正常的男女关系肖奈可以放弃,男男呢?会不会更加容易?

更何况,他一直不知道肖奈和贝微微已经分手了。值得庆幸的是,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堵不如疏。”KO看向有些明白过来的肖奈和贝微微,意有所指的提醒到。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