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18.于半珊也没去哪。他回家了——老家,他出生的,心理上最能给人安全感的地方。他的身世说起来也没多么狗血复杂:不过是穷困和拉扯不开的血缘。刚出生的婴儿被送给没有儿子的远方表亲做养子,户籍被挂在名上了,人却没被挂在心上。毕竟家里有亲生的女儿,要个儿子只是为防老。亲生父母年年也见,但还是生疏了。

久而久之,就成了两个家庭中最不被重视的存在。名义上的姐姐结婚,没人想过通知他;血缘上的哥哥成家那年他考上大学,几句同喜同喜也就敷衍过去。多年无人问津,自己都快忘了还有家,也实在可笑。

直到身疲心倦,他才下意识的躲回这个潜意识里最安全的地方。

村庄落后,老房子里除了零几年的彩色台式电视,几乎没什么现代化设备。哥哥结婚后在市区买了房子,老两口进城给儿子带孩子,这两年也没怎么回来住,自然也不费心添置。

于半珊突然回来也没人多问,假作或是真的没上心。他明白两家都不想揽自己的事儿,也乐得轻松。包了两个红包给各家孩子,就跟着一起揣着明白装糊涂。

回来病了大半个月,倒是想明白一些事:债已经欠下,他就要还。他的失控引发了一切,牵连无辜还殃及自身,因果报应循环,自己得认。那些情感的纠结真论起来也是他自作:二十多年的直男被人救了一命就弯成了曲别针?归根到底还不是从小不被重视而缺乏的安全感和自卑。肖奈生死一瞬的重视使得压抑隐藏的情感一朝宣泄,就被迫成了被寄托者。一直笑着假装不在意的,却没想到连自己都被自己骗了。事到如今,他能做的也不过是走开点,等彼此都把那些纠缠忘却,经年之后还能坦然再见。

但自己爱上的太过决然,飞蛾扑火,一个不小心就是两败俱伤。他做不到伤害肖奈,但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尤其是发生了关系之后,哪怕是幻想着曾经属于过自己的男人对别人嘘寒问暖、亲密无间,他就想使尽一切手段把人拘禁起来,让他完全属于自己。

因为不曾得到过,所以拥有了片刻都想彻底拥有——病态的,占有欲。

肖奈不是他能占据的,所以他最好还是自己控制住自己,免得落入最难堪的境地。只是在这之前,他不会回去的。

然后就在家里待了大半年,快要坐吃山空了,才决定找工作。预料之中的,入职第二天就接到了郝眉的电话。

之前的手机忘在了肖奈家,他也没回去找。电脑倒是带回来了,可惜家里没网。他知道肯定会有人要找自己,程序员的手段无孔不入,但并非百发百中,何况他还早有防备。这么糟心的破事儿他不想让几个兄弟跟着难过,解释不清也懒得解释,索性就断了联系,还耍了心眼。他的身世没对外说过,那几个都是书香世家、小有资产或者富二代的,肯定想不明白这其间的弯弯绕,查也只能查到他回过家,却想不到他只是多坐了两个小时的公交,回了亲生父母家。

唯一能想到这些的,却是KO。于半珊也不意外,真论起来,估计住在一起四年的几个人,对他的了解都不如这个冷面黑客。一如他也能一眼看透KO对郝眉的攻势,步步为营的,势在必得。他先打了电话过去,KO表示可以不插手,但如果于半珊的行为让郝眉难过的话,他不会隐瞒。

想了想,他说,如果郝眉真的不肯罢休就告诉他吧,但不要让他联系自己。他想明白了,会恢复联系的。两厢默认,协议达成,直到他找了工作,信息入网那刻。KO自然明白,立刻通知了郝眉。

 

评论(1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