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16.睡的迷迷糊糊间听见肖奈讲电话,才两句就是严厉的打断,“……我马上过去。”

去哪儿?于半珊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问出来。等他清醒过来已经到了晚上七八点,身边空无一人,床上床下一片狼藉还未整理。这不符合肖奈的脾气!心中生出不妙来,他胡乱裹上浴袍去浴室换衣服。手机电量不足,滑屏滑到一半就自动关机,但消息提示的多个未接电话还是在那一瞬间被尽收眼底。

出事了!

找了充电器插上,心急如焚的等开机。屏幕亮起后他先看信息,大概七八条的短文字,先是问他怎么不接电话,然后就是人在哪,又问有没有见到肖奈。最后一条是最先发的,字不多,读起来却让人恍遭晴天霹雳:

三嫂出事了,来医院!!!

几乎是发着抖按出的拨打键,一接通就是郝眉哇啦啦的逼问,他急躁打断,开门见山,“微微师妹怎么样了?出什么事了?”郝眉的声音过了电带着点儿委屈,“现在没事了,有点儿挫伤。老于我告诉你,我们一定要给三嫂报仇!”

贝微微是被人从楼梯上甩下来的。

按照之前的惯例,肖奈每周六中午是要接人到公司玩的。虽说分了手,但女生还在上学,之前在一起时也是闹得轰轰烈烈的,突然就分开了难保不会闹出什么事儿来。而且贝微微对游戏的热爱和设计理念多从女性角度考虑,给了他们很大灵感,也让肖奈存了招揽的心思。

女生本来收拾好了在图书馆等人,忽然就借到肖奈电话说有事,下次再过来接,让她自己打车过去。贝微微倒也不意外,毕竟大神也是一个公司的决策者,起步初期忙也正常。于是挂了电话想自己过去,转身就看到了一个让人特别无语的追求者。

当机立断的转回来,那个男生就看到她了,一番纠缠后也不知道贝微微说了什么刺激到了人,男生一甩手就要走,女生还被拉着,这么一甩自然失了重心,一个后仰就栽了下来。

“……图谋不轨!这绝对是图谋不轨!”郝眉添油加醋的描述好像自己也在场,后面加上的嘀咕更像直接的指责,“老三之前也不知道搞什么去了;电话不接,人也失踪。如果他当时去接了师妹,肯定不会出这事儿的!我跟你说……”充电器不知什么时候被拉扯掉了,强撑着的手机再度自动关机。

于半珊呆呆站着,耳边反复回响着郝眉的话:如果他当时去接了师妹,肯定不会出这事儿的!

玄关的橱柜上放着两份外卖,钥匙扔在上边,地上的拖鞋东一只西一只的,足见人出去的急切。

不大的房间被夜色笼住,孤影独立,就生出凄凉来。于半珊拿起钥匙出门。

他必须去看看!

到了医院,郝眉和KO已经回去了。几个女生商量好了留下一个来陪着,剩下的等着肖奈和丘永侯买东西回来后,送她们回去。

贝微微伤的不重,骨头脏器都没问题,就是外伤看起来触目惊心的,额头上都泛着一片青紫,又受惊不轻,有人陪着这会儿已经睡着了。

二喜第一眼看见他,赶紧拉着人出了病房,“师兄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不舒服吗?”

勉强扯了个笑出来,他问道,“我没事儿,微微师妹怎么样了?”

“磕的碰的,有点儿软组织挫伤。还好我家微微命大,站的又不高,这才没摔出什么好歹来!”口没遮拦惯了的少女一打开话匣子完全就看不到旁人难看的脸色了。

于半珊烧没退就去喝酒,被抓了现行后又给拎回去治理了一番,这会儿能站着都是强撑的。加上长期的心理压抑,听着可能的预判,眼前就阵阵发黑,耳中轰鸣。好一会儿才听见二喜担心的叫喊,“师兄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他无力地摇了摇头,身后传来猴子的问话,“老于?你怎么过来了?”回头,两个男人各提了一些东西。他刚想上前去接,就见肖奈率先换手拿过丘永侯拎的,接着冷声交代,“车钥匙在你那儿,你把她们几个都送回去,晚上我守着。”分手的事儿还没说出来,倒没人觉得不合适,纷纷告别。

于半珊张口想说自己也留下,就见肖奈直直望了过来,墨瞳幽幽而过,转身,“你走吧。”

你走吧,别在这儿。造成这种情况的是你,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儿故作悲悯?

他摇了摇头,陡然失笑,扬了扬手中的钥匙冲着奇怪望着他的几人示意,“我把钥匙送进去。你们先走,一会儿我自己回。”

说完推开房门,目不斜视的走进去放下钥匙,冲着肖奈放东西的背影露齿一笑,道了声再见。

再见。再相见,已是两年。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