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晚安,么么哒
14.凌晨两点多,于半珊被尿憋醒,酒劲儿下了一多半儿,勉强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头昏脑涨地起身去找厕所,身子一转差点儿就被吓尿。
黑乎乎的屋子里就亮了沙发旁的夜灯,阴影中肖奈寂寂抱胸坐着,看不清什么表情,只是周身阴郁的氛围就足够吓死个人!
于半珊还没想好措辞,就听见沉沉低问,“醒了?”他重重点头。废话!不醒也得被吓醒了好吗?!
“洗干净。”喜怒不明的指示,于半珊福至心灵地低头——矮几上洗漱用品一应俱全。这时候说回去洗显然是不怎么现实了,他抱起东西走进浴室,暗自祈祷出来后可以留个全尸。
仔仔细细的闻了三遍,确认全身上下没有一丝酒味儿后,他挂了条毛巾在脖子上,边擦头边到客厅找人。
这时候于半珊已经有点自暴自弃了:不就是搞得人尽皆知嘛!反正变态的是自己又不是肖奈。他不在乎什么声名,被骂也无所谓了,还能找到离开的理由。谁知道洗澡时准备的套路到了客厅就被打乱了——肖奈不在。
踌躇了一下,他走近卧室,刚到门边就听见清晰命令,“进来。”别怂!给自己打着气,他推开门,没开口又是一句指令,“关门。”
什么鬼?犹不自知的傻狍子吐了句槽,反身把门关上,不待再回头就被阴影笼罩住了。他傻乎乎的继续转身,对上一双深邃墨眸,同时耳边响起低哑轻问,“洗干净了?”
下意识的点头,火热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于半珊觉得自己肯定是酒还没醒,不然为什么肖奈会吻他?先是轻轻地辗磨,然后试探地舔舐,紧接着长驱直入唇齿相依,灵活的舌头扫荡过弥漫着绿茶清香的口腔,勾起他的紧紧纠缠。情色的水声透过鼓膜直接入耳,合着剧烈的心跳让人阵阵觉着晕眩。
体测不算低的肺活量完全供给不了此时所需,他气喘吁吁的软了身子,唯有靠着门才能不让自己瘫倒地上去。似是察觉到了他的不支,舌头开始依依不舍的退出,到唇边时色气的含住丰厚的下半部分,彻底分开时已然充血红肿,艳色一抹让人心生荡漾。
唇舌继续向下,甚至用上了利齿,切切磨磨挨挨蹭蹭的吮遍了裸露的脖颈,才恋恋不舍的停下。
抬起头来两相对视:一个冷然中烧着火,一个茫然不解又畏惧的隐含期待。

评论(1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