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晚上开完会写完作业都十一点了,只能先少更点,车是开不了了,不过手稿已经搞定,就差打出来了,明天保证发!
13.解决完一边,另一边又生出事儿来。第二天就是周五,肖奈想着把手边的工作赶赶,周末休个假,陪于半珊养养病,顺便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谁知忙到晚上九点多给人打电话,半天都不接。担心他发起高烧来,又马不停蹄的就往公寓赶,等到门口再打电话,通是通了,肖奈的脸色也是真的黑了。
接电话的是个女声,嗲声嗲气的,“别打了,人喝多了,你们过来接吧。不接的话我们姐们儿几个就领回去了!”
问清地址,甩上车门,肖奈拉了拉领带,双手握上方向盘的力道大到吓人,一脚油门到底,声势浩大的冲向酒吧。
这间的环境还不错,周五解放日也没多闹腾。但进了门的肖奈还是紧皱着眉头,尽量快地搜索自己的目标,家教使然,导致他不太适应这种环境。
于半珊就待在中间地带,不太出众,也不会受到冷落。肖奈见到人时已经是烂醉,身边几个莺莺燕燕嘻嘻哈哈的挑逗着,听他模模糊糊的回应。
肖奈走了过去,也不理会那几个女人的试探,俯身拍了拍醉得人事不省的于半珊。应该还有点意识!肖奈确定的想,不然为什么看到是自己后眼神立马变成了狂热和瑟缩!于是他开口,“跟我回去。”
“……不,要~”含混不清的拒绝后,醉鬼趴回桌面上,迷迷糊糊的笑起来,“你,不让我走……也不,让我死心……我难受,肖奈~我不死心,不死心……我自己让自己死心!”前言不搭后语的宣告使得肖奈心中一惊,终于知道了他的目的:自我堕落,自我厌弃,亲自毁掉于半珊去爱肖奈资格。
“够了!”他厉声喝止,看着人伶伶一抖,再抬头,通红的媚眼中就全是疯狂!
“不够!”
于半珊一直很能闹,但肖奈这次才算是真的见识到他的战斗力——作起妖来简直是挑人神经!眼见着他又去够酒瓶,积压了一晚的怒火彻底爆发开来。
上前把人拉住,犹豫着是架走还是抱走时,于半珊自己做了选择。他哭唧唧地扒上肖奈的肩,调都跑完了的哼出一句歌词来,“你把我灌醉,却不陪我睡~”
很好!肖奈听着自己神经断裂的声音,冷笑了下,身子一矮,抱孩子似的把醉鬼抱了起来。一起四年,醉酒后记不记事几个人互相都心知肚明,今天这样把人抱出去,估计下半辈子于半珊都不会踏进这家酒吧了!
被抱起来人倒是不闹了,乖乖的揽着男人的肩膀趴在他耳边撒娇,“我想吃海底捞,行不,哥们儿?”围观的人顾不上肖奈黑成锅底的脸色统统失笑。
这哪是要谈恋爱!分明是给自己找了个活祖宗!肖奈把人塞进车里系好安全带,看他哼哼唧唧地挣扎着要摆脱束缚,忍不住抬手敲了他个脑瓜嘣儿。能怎么办?自己上赶着凑上去的,可不得接着伺候?!
他也没矫情,直接把人拎回了家,到下车时又是一番拉扯。怕背着扛着会吐,肖奈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人从停车场驾到电梯里,到了楼层直接公主抱,总算是折腾到家了。
嫌弃酒味儿会沾到床上,肖奈干脆把人丢进沙发,又进浴室拿了条毛巾随便给他擦了擦脸。看他终于安静下来确实不会再作妖了,才给脱了鞋子,用毛毯盖好,拿上钥匙又出了门。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