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11.于半珊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表情和语言。所以,到了这种地步你也要维护我吗?理不清爱恨,他想起一个成语来“久恩成仇”,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闭上眼,听见自己虚弱的恳求,“肖奈,你让我彻底死心吧。吻我。”这是我唯一能让自己离开的方法:妄想,妄求,妄做;自私,贪婪,妒忌,强烈到自我厌弃。因为怕玷污,所以远离,因为做不到伤害你,所以伤害自己。肖奈,让我死心吧。还好,你不爱我;刚好,我配不上你。
肖奈也是反应不过来,只能呆呆的看着紧闭双眼的于半珊:因为发烧,满面桃红已经熏上了眉梢眼角,清亮的双眸合上,愈发衬出眉眼狐媚来。巴掌大的瓜子脸,明明要求一个吻却已然抿上的红唇,下颌收紧,就是倔强的模样了。莫名其妙的,他想起少时读过的《聊斋志异》,青丘狐狸,添香红袖。不怪那些书生定力不够,实在是,这种诱惑难以抵挡!
他着了魔般的俯身,一寸一寸的。脑中掠过千般面目,谁的都有,偏偏哪个都破不了他的魔障:迷了眼,惑了心,明知前路铺满尸骨,还是想要万劫不复。直到突然出现的一张脸使他不得不停下了动作。看着与自己呼吸相错的于半珊,他苦笑着,低头一吻。
轻如羽毛的落在了他的眉心。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肖奈站起身来一路向外走,快出客厅时顿了下脚步,还是拿起了矮几上的烟和打火机。
门被轻轻合上后自动落锁。床上的人忽的睁开眼,无意识地摸了摸眉心 ,笑得,像哭。而门外,肖奈点了烟颓丧地靠上墙,一拳重击上自己胸口,笑得苦涩无奈。
那张让他停下的脸,言笑晏晏,分明就是于半珊!就是那么一瞬间,他动心起意,差点真的吻上去。幸好理智强行上线阻止,没让他再犯下错来。于半珊想要解脱,想死了心,他可不允许!决心在一瞬间下定。
手机在口袋里闹腾,他丢下烟头看了眼,接听。
“大神,愚公师兄没事吧?”
“有点发烧,没什么大碍。”
“吃药了吗?要不要去医院?”少女忧心忡忡的叮嘱,换来肖奈的低笑,“他没事,有事的是我。”
“啊?你怎么了?”
“微微,”肖奈回头看着紧闭的房门,语气少有的带上了命令和歉意,“我们现在见个面。”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