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终于不下了,可这要冻成狗的节奏……对世界缺乏爱⊙﹏⊙
10.“我没闹,肖奈,你能不能让我自己待会儿?!”他哑着嗓子恳求,不转身也不抬头,只是专注地看着被碎片划破的手背渐渐淌出红色,滴滴答答着掉落破碎,开出一地血花。
肖奈同样看着一地的破碎:有什么早已挽回不了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却假意坚持着看于半珊自欺欺人,直到自己开口说错话。
肖奈的自私,由此可见。这种活的太过光芒万丈的人,阴影潜藏身后,铺展开来时甚至让人感到可怖。
于半珊不过是爱他,就被拿捏住了命脉。不许说不许动,碰的头破血流,忍得肝肠寸断,还要笑出来,在他粉饰太平时,点头称是。
直到再也忍不下去。
于半珊管不了其他人怎么想了!管他们认为自己是有病还是变态?!得不到,你至少让我走掉啊!凭什么要衬出你的不计较,你的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却要我这么受折磨!
但就是这样的肖奈,自私也是正直伟大的。于半珊知道:所有的不作为和阻止,归根到底不过是为了维护他——回应不了,却不放弃保护。肖奈是真的拿他当兄弟,过线的是自己。
也就是这样的肖奈,他忍不住不去爱,受不了放开。他想起自己说过的话:那天在真亿谈完合作,等电梯时肖奈扬眉浅笑着说出“骗他们的”后,他恍然“你那个阴险狡猾劲儿上来了”。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但总想掩去不好的。肖奈从不掩饰,反而显出坦荡来。可这句话说的太错,让人心生绝望。
他在掩饰!明知自己图谋不轨,却小心放任着,控制着,给他铺出一条前路来。因为明白清楚,所以故作糊涂的布局筹谋,不轻鄙,不责备的给他筑好的壳加上层层保护。
他本来以为的性别问题如今看来实在可笑,肖奈不在乎的!归根到底,不过是一个爱与不爱的老式命题。因为不爱,所以掩饰。而自己却因为太爱,变得丑恶起来。两相对比,他真的没什么资格去要求更多了。
他不配。
重重叹了口气,肖奈上前关掉开关,然后取下置物架上的毛巾,走向于半珊。拉起他的手,确认没有拒绝的意思,才低下头仔细检查,小心挑出伤口中的玻璃碎片,之后拿毛巾裹好。顿了顿,突然弓身把人打横抱起,冷声阻下将要挣扎的动作,“别动!”
怀里人安生下来,僵着身体任凭他把自己抱进了卧室。安置好人,再到客厅取医药箱,估计是昨天吃药时翻乱的,肖奈费了点劲儿才找到自己要的东西。
给手上的伤口贴上创可贴,他拍了拍明显智商已下线的于半珊示意他抬脚,遭到慌乱的拒绝,“我自己来就好。”
“听话。”他半哄着开口,“你不方便。”然后人就无法抵抗的抬脚,一脸的视死如归。两只脚都被烫的不轻,已经红肿,还好没起水泡。肖奈涂好药,摇头无奈开口,“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下周也别去上班了。”
于半珊别过脸不去看他,“我没事,一点小伤……”
“我知道。”肖奈打断他,“我的意思是,让你作为负责人,代表致一常驻魔都,全权接手和风腾的各项业务。”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