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刚放错了,掉了8.重编辑了下😁
9.于半珊是故意松的手。有些关心,心虚的人既承受不了,又暗中生恨。只是他没想到肖奈会回来,清清楚楚的睹尽他的所作所为。
“你发什么呆?”惊吓导致一片空白的大脑是被怒斥唤回神魂的,但思维回来了却还是无法反应。他要解释的,是不小心松的手,不是故意的。谁信?肖奈会信吗?他尝试着开口,却吐不出一个字。
然后就看着肖奈满面怒火不加掩饰的大步踏过来,一把拖得他直踉跄,跌跌撞撞的就跟人进了浴室。直到肖奈取了淋浴头,冷水浇了他一脚,疼痛才让他清醒过来,看向低头皱眉观察自己烫伤程度的男人。
“你知道了?”不愧是肖奈。
“你知道。”早就清楚明白,还能不动声色的任凭他强撑掩饰,大神不愧是大神。
“老三。”于半珊叫他,看着这个被人誉为水墨一样清雅的男人不带半丝烟火气息的与自己对视,慢慢笑成狐狸样子,“我想辞职。我演不下去了”
“半珊。”肖奈叫他的名字,除了公事外第一次那么认真,“我们是兄弟。”
不是了,不能再是了。哪个兄弟会有他这么龌龊?原本他只觉得爱无对错,那桶打翻的粥却明白告诉了他:爱生嫉,必然也会生恨。早晚有一天,再这么下去的某一天,他会恨上肖奈----却是因为这个人救了自己。多无辜,救人一命还要被记恨。
“是。所以我得走开点儿,肖奈哥哥。”眉眼弯弯,谄媚到敷衍。第一次,肖奈在于半珊这种表情下说不出话来。阻止不能,挽留不能,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说出最错的一句话来,“你走了,让郝眉和丘永侯怎么想?”
“我管不了他们怎么想了!”于半珊终于崩溃的大吼,狠狠推了肖奈一把,欺身上去把人困在自己身体与墙壁之间。拿捏不住的淋浴头兜头甩了两人一身水,随后摔在地上继续恪尽职守。
一时间整个浴室只有水声和自己重重的喘息,于半珊用尽了全力把人扣住,却没料到肖奈仍是不惊不扰的看着他,太过淡然的目光让他惶恐又生出恶意来。可以吗?为什么不可以?他试探着,慢慢凑上去,呼吸渐进的加紧纠缠,心脏狂跳,不安伴着狂喜,却在最后一瞬间被一只手,轻轻的,抵住了左心房。
一瞬间的停止的呼吸、心跳和思维,一瞬间的情绪的不安、狂喜和绝望,一瞬间的万分的庆幸、感激和怨恨。
于半珊低下头,一时间肖奈竟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来。然后,他松开双臂,退后一步,又退了一步,忽然转过身去,声音就带上了刺,“出去,肖奈。下周一我会准时去上班的。”
静默许久,身后响起渐渐远去的脚步声。直到听到门被合上的动静,他才抬起头来,浴室的镜子真实展现出他通红的双眼和满脸的不甘怨恨。攥紧了拳头直直一下上去,哗啦啦的碎裂声中有着出乎意料的质问,“你闹够了没有!”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