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又下又下,停不了了是不是?!
8.说是没什么睡意,最后还是睡着了,再睁开眼怀中人就不见了身影。穿上床边放好的睡衣,肖奈开始打量室内装修。与客厅的空旷不同,卧室和卫生间的装修堪称精致,细节处足见整体的舒适性,显然是有长居的打算。出了卧室,厨房里的动静引得他迈步过去,就看见于半珊一身家居服正在热粥。他走上前去打开流理台上的另一个袋子,取出小笼包来装盘。接着自发把乘好的粥端上餐桌,于半珊擦着手就坐在了对面。
两个人默然无声地吃完早饭,再看表都十点半了。于半珊瞥了眼老神在在的大神,终于先忍不住,“你没事?”
“很多。”
“那还不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不耐烦的翻白眼。
“怕你受不了。”肖奈好整以暇的回答,暗示意味颇足。
“关我什么……大哥你真有意思!”反应过来简直哭笑不得,这腹黑级别与日俱增啊!于半珊警告着自己千万别怼回去,再度开口,“说正经的!”
肖奈一脸莫名其妙的望向他,“我哪点不正经了吗?还是,你想到了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装得一只好大尾巴狼!
于半珊咬牙,在雄起和认怂中纠结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后者,“肖奈哥哥,你来到底有啥事直说行不?我这还要上班呢。”
“聘人。”迎着于半珊不解的目光,肖奈接上了下句,“聘你。做老板娘,待遇从优。”
不等于半珊开口,听了下句他也开不了口了,因为肖奈说,“微微要结婚了。”
微微,要结婚了。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