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7.第二天再起来就是重感冒。想着自己挂着两条鼻涕去接客实在有碍观瞻,他可怜兮兮地给肖奈打电话,“肖总~请假,我是想垂死挣扎的,只是实在是有气无力了。”
那边估计开着免提,就听见微微师妹笑得开心,“是轻伤不下火线,有心无力吧……”
“下周准时来上班。”肖奈挂断电话前他隐约听到女生的低问,要不要去看看愚公师兄?
不用了。于半珊张口想拒绝,耳边却只剩下嘟—嘟—的断线声。嗯,接下来他要做什么?生病了就该吃药,感冒药可以治感冒,他想索取一个人的拥抱又该用什么药?
昏昏沉沉地睡到夕阳西下,叮叮咚咚的门铃声终于把人叫醒。于半珊起身时只觉得自己好像踩着云彩,轻飘飘的,开了门还以为是幻觉。
“老三?”喑哑的不成样子的疑问让肖奈皱紧了眉,不正常的红色浮了满颊,熏红一双狐狸媚眼。
“你在发烧!”肖奈伸手去探他的额温,没注意到那不自然的躲闪。
“没事!小感冒,我一会儿吃了药再睡会就行了,没那么娇弱。”于半珊极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感受额上迅速消退的温度,挤了个笑出来下逐客令,“屋里太乱就不让你进来了,感谢肖总的热情探视。我保证,下周一早八点一定准时在公司出现!”
肖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确定他是真的没事儿。这才把手里的保温桶递过去,“微微给你买的粥,记得吃药,我回去了。”
“哟?三嫂的心意!我是有福的!替我向她道谢啊。”喜笑颜开地接过。三分戏用足十分的力气,反倒显着滑稽。
肖奈又看了他一眼,转身向电梯间走去。
目送着人过了转角,于半珊回过神来,盯着手里的保温桶又发了会儿呆。忽然松手,“砰!”的一声,黏稠的液体便从摔开的桶盖中流淌开来。浓稠的白粥还是滚烫的温度,未能幸免的双脚及其主人却恍若未觉、满目空茫的看着本该空无一人的转角处。
那个本该离开的身影,静立在墙边,一双墨眸如同深埋雪下的活火山,寂灭中动荡着恐怖,目睹尽他所有的不堪。

评论(1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