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艿芋】It's consuming me.

2.与外界的混乱不同,公寓内整洁的恐怖。狭小的筒子楼内空间有限,一居室更甚,偏偏这一间给于半珊住出了空旷之感。不大的客厅空空荡荡,只有靠窗的墙边摆了一架玻璃鱼缸,里面不见活物,只在半混的水底下沉着几个玻璃药瓶。连把椅子都没有则意味着不会出现的访客。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整洁空洞。
肖奈停在玄关的打量被人误会了含义。
“直接进来吧!我这没有备用拖鞋。”于半珊把公文包放上鞋柜随意招呼了一声,便脱了西服外套向卧室走去,“老三你等我换身衣服就带你去吃好的!”
“不用了。”拒绝的太过干脆让他僵了步伐,转身却还是笑的模样。
“呦呦呦,您可别跟我客气呀,肖总!”
“不会跟你客气的。”云淡风轻的一句话未落,反应不及的于半珊就被人拘进怀里,承受了一个饱含怒意的吻。素来无争的墨眸死死盯紧怀中口下的猎物,纠结复杂的情绪终于突破平静的假象坦露出来,正面的负面的相互冲击,最终彻底失控开来。
双臂死死收紧,扼得怀中人连连呼痛也不肯松开。不能放!放开了他又要躲上几年?!唇齿的接触已经变成了撕咬,旧怨携着新仇,势均力敌的争执着,直到淌出血来,挑动更多的暴虐因子。
掌控与被掌控,服从与反抗,互不相让便只能殊死搏斗,胜者把败者作为猎物。
交错的视线里是同样的不屈服,镇压也只能更残酷。肖奈施力把人按在墙上,稍微退开些许,抬手便扯开了他的衬衫,一口咬实在锁骨上,瞬间就出了血。
“肖奈!”于半珊彻底被激怒,手被固定在墙上,就抬脚踹他,“放开我!”

评论(2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