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蜜蜜

【K莫】遇见
最好的遇见,是我抬头,你作为风景一片闯入我的眼帘。

KO确实没想过会再次见到郝眉。
男孩反戴着棒球帽,笑成眉眼弯弯的模样,视线定点在糖醋排骨上不肯移开,活活馋成见了松果的仓鼠样子,好笑又可爱。
形容一个大男孩可爱?KO自己先摇了摇头,估计是最近太闲了脑洞也多了才会这么有病!但手上却自行动作把所有他点的菜都升级成了加量豪华版。
下班时同事调侃他:“你今天心情不错啊,一下午都没黑着脸!”
心情不错?他想起那笑弯了的眼睛,好像确实挺不错的。
然后是在小炒店,他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样子让KO险些绷不住人设,强忍着莫名感动与之互留了联系方式。
那天晚上,KO没有睡着。
失眠,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某个人。
再后来,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接近郝眉。他不能,更不许自己毁掉那种笑容——不谙世事,幸福满足。但他忍不住,忍不住嫉妒,忍不住心疼,忍不住的想要看着他。还好,他还忍得住能让自己看他幸福。
决定下的只用了一个对视:就在郝眉迷糊着起身问这是哪儿后,无法聚焦的双眼投向他的瞬间。
有声音在他耳边叫嚣:“就他了,你逃不掉的!”那声音,分明就是自己。
有时候总有人要问为什么?为什么喜欢?为什么追求?但喜欢就是喜欢,早一秒晚一秒,不是这一秒遇见,我就是不会喜欢。只是因为抬头时你笑了,此后风景万千我就只能视而不见。
他故意输了比赛,进了致一,拿捏着分寸,名曰守护,也只能守护。
画地为牢,不过如此。
郝眉不笨,整个致一都能看出来的心思,曾经的Z省状元焉能不知?他只是不想伤害,也不懂拒绝。
他们互相定好位,一个不说,一个不应,如无意外,一生兄弟。越位的风险太大,郝眉不敢尝试。越位的风险太大,KO不敢让郝眉尝试。
可意外来的那么快,让人完全防备不来。
说出自己就是手可摘星辰的那瞬间,报复的快感险些让KO失控。看吧,我爱了你这么多年,你用什么来还?快点离开,郝眉!理智绷紧的快要断裂,圄困于心的凶兽咆哮着要将眼前的人撕裂。凭什么,我要这么痛苦!不行!不许!不能!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郝眉!包括你自己!
最后,他只是淡淡开口,要求郝眉回到游戏中和手可摘星辰结婚。墨眸沉沉,看不出挣扎与痛苦。
得到应允的那刻却是更多的挣扎,他直视着从未变过的弯弯眉眼,警告自己,坚持或者从此消失不见。
登堂入室那天KO总觉得自己在做梦,漂浮云端,不知今夕是何年。
或许,他能再勇敢一点?也许,他可以把这个小太阳揣进自己怀里?
十四岁之后,他第一次学着去争取,用尽一生的爱,拥一个郝眉入怀,不说放开。

真不知道有的人是怎么想的?什么叫爱你我就默默守护着你?爱上了不是应该去争取吗?没错,眉哥说的就是KO这个情感障碍!整天只会对我好,吃喝拉撒,衣食住行什么的完全一手包办,生生要把最硬最尿性的眉少养成生活残废!其心可诛啊!
但没办法,谁让我就吃他这套。残废就残废吧,反正KO死也会挺到我死之后,就交给他操心吧。
说眉哥直了二十多年被这货拐弯的,说法不对!郝眉喜欢的是KO,此人本身,其他任何因素都不做考虑。
想当年跟家里出柜,老头抄起办公桌上的纸镇就冲着头上来,幸亏本少当机立断低头,闪避有效,否则这张帅脸一定惨遭毒手。这事儿是回去后才告诉KO的,他的一切原则都是以郝眉为中心。哪怕我回来告诉他我明天要结婚,他也能端出做好的我爱吃的菜让我先吃饭,然后打扫干净屋子,收拾好自己的行李,say完goodbye随便找个离我近的,能看到我的地方蹲着。不加打扰,但需要时就会随时出现。活像个自虐狂!
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看上我了?因为眉少长得好?智商高?明明他长得也帅,还是世界级的黑客!被这样优秀的人喜欢着,该是我比较骄傲吧?患得患失的也该是我吧?
被软禁在家的几天,我就一直和母上大人探讨这个问题。
我说,我好多年前就闪过他,逃了婚,他却在游戏里等了那么多年,等一个微不可能的回归。
我说,他对我那么好,给我最好吃的菜,最足的分量,却睡着我要扔的被子,满足于早已丧失的味道。
我说,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我,我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却利用着他的喜欢,划出一道分明的线来,掩耳盗铃的游走在越界的边缘。
我说,越界的人是我。如果我不默许,KO只会永远站在线那边,不语不言,温柔无边。
然后母上大人就哭着开口:“那我们呢,眉眉?你是要逼我们吗?”
我伸手擦去她的眼泪,摇头:“我不会逼你们的。”
我不会逼你们的。我永远不能,拿你们的爱来对你们实施威胁。我和KO会远远的退离那条线,保持距离,不再说关于爱情的话题,假装那是秘密,深埋地底。
只是原谅我偶尔的不开心,毕竟我失去的,是左胸口的肋骨,命运的赐予。
妥协的永远是父母,但我觉得更多的是因为KO的所作所为。
他把眉哥我照顾的无微不至的连老头和母上大人都有些汗颜。
当然,最后我们能走在一起更多的还是因为我的坚持给予他的勇气。不然那个情感障碍一定会老老实实的看我结婚生子,等到都成了老头子才敢搬过来和我做邻居。
嗯,这个结局对于世界级黑客来说实在太惨了,还好他喜欢上了我,还好我也爱他。

KO是在半夜惊醒的,因为一个记不清的梦。低头看看怀里睡的正香的郝眉,莫名的焦灼逐渐散去,他凑近男孩的额头在眉心留下一吻。
秋已至,虫鸣自然,拥你在怀,恰好入眠。
——————end——————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