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无蜜蜜l

【无cp向】叛臣


他说死后将他葬入大海。
可是,瓦坎达没有海。

特查拉自冗长的梦境中醒来,腕上的提莫由珠震动,奥科耶的声音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噩梦?”
他沉默片刻,“我梦到,父亲在叔叔死后将尼贾达卡带回了瓦坎达……”
他们在王座下初见,听特查卡宣布亲王的死讯——为国献身的勇士。而勇士之子努力瞪大双眼,骄傲地挺起胸膛,拒绝掉下哪怕一滴眼泪,以免玷污了父亲的荣光。
他们一起长大,争执再和好。共同接受训练,一起闯祸,被惩罚。苏芮出生后再争着做最好的哥哥,一起被聪明的小丫头恶搞。他们太快乐,所以看不到国王的愧疚,看不懂祭祀的痛苦,看不透王后的防备,连带着,看不清真相。
分歧一直都那么存在着。特查拉是一个仁慈的人,而尼贾达卡,是一个善良的人。仁慈的人感受苦难,任她拂身而过。而善良的人,意图扼杀苦难。他们在开放与自守中不停争执,直到决斗那天。
“我会打败你的,堂兄。”已经和他一般高大的男人扬着挑衅的笑,金色的虎牙闪烁着光彩,神色一如初见时倔强。
他叹气,“你赢了,我会成为你的辅臣。”
“永不背叛我?”
“永不背叛瓦坎达!”
“啧啧,特查拉式经典回答。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意外呢?”
“你呢?”
“我不会输,堂兄。”
“拭目以待,堂弟。”
于是他落败,躺在瀑流中微笑,看尼贾达卡将矛尖指向自己。那不是攻击,而是援手!但祭祀误会了!祖利用权杖挡住了他误以为的攻击,“你没资格成王!”
这样的审判太过威严了,他们在错愕与震惊中悉知了真相,残酷而又如此真实。
尼贾达卡被“叛徒之子”刺激的方寸大乱。他自瀑流中爬起架住一支短矛,另一支却斜刺而出,穿透祭祀的身体。
他茫然的望向双目血红的堂弟,被接连划伤腹部,大腿,手腕,被举起来,被扔下瀑流。
水声喧哗,水雾如雨。他闭上眼,结束吧。
结局终将如此。
一如那个被回避的问题:我若成王,你呢?
尼贾达卡,终将为自由而反叛。他是自由本身,又如何忠于其他?
不自由,毋宁死。
瓦坎达的夕阳太过美丽,可是瓦坎达没有海。

特查拉揉了揉发胀的额头,起身签下再度成王后的第一份赦书。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