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无蜜蜜l

【锤基】末路(一发完)

阿斯加德救世主殿下视角的抒情体兼容度测试
(惊爆点男主视角的请自行主页)

说实话,Loki没的的锤子会有碎掉的一天——那玩意儿简直和他哥一样,看着就不好搞,更别提那几次被压着无法挣开的恐惧。所以看到它碎掉,一时间他真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小命要紧,他召唤了传送却被Thor叫住。哦对!海拉的目的就是回到阿斯加德!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摔出了通道。
好吧!他下意识地施放缓冲魔法,安全着陆到一片,垃圾场?边清理着围过来的拾荒者,谎言之神边心不在焉的想着阿斯加德,诸神黄昏,海拉以及Thor......啧,那个傻子没了锤子怎么能打过海拉?
预言中的火海突然浮现眼前,他激灵灵一抖,手中匕首戳得深了一些,瘫软下去的头目绝望的眼神终于让余下的蝼蚁仓皇退去。
他施法消去肮脏的血迹,抬眼望向垃圾场中高高矗立的城池。
文明无处不在,哪怕诞生自垃圾场。
当然,他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自己的蠢哥哥。啧,太蠢了。那个渴求他援手的眼神,那一如既往的信任可真让人作呕。可与嘲讽同时而生的是让他更难以忍受的自身的动摇。奥丁在上,一千多年了他怎么还是会为那双浩瀚如海的蓝眸心软?
不管是王位还是stark大厦上那句“together”,黑暗就在他身后如影随形,他怎么敢去沾染光明。
失去了长发的雷神看起来冷峻不少,Loki透过观赏席的玻璃窗看他,想起那束被他收起来的金发间细细编织进去的黑发。他仔细打量着拉下头盔的雷神试图去找出些什么。然后,目光定格在那肌肉虬结的左臂上“R·I·P”其余部分被护臂遮住,却遮不住那些鲜明的诉说。
愿逝者安息。
什么人,才会为生者作碑,碑文不明,封存住所有思慕。心坟,只葬未亡人。
于是他看着他们逃亡,放任自己被女武神抓住,捆绑着,送给那一脸意外的蠢货一个大大的“surprise”。
显然伟大的雷神只记得自己捅了他一刀却忘了那段时间他有多么漠视自己,而沉迷于野蛮的格斗。如果不是为了讨他喜欢,高贵的小王子怎么会变成低贱的爬虫。虽然那么个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大王子会喜欢冷血动物这件事本身就足够猎奇了。
只是Loki不知道,原来那个单纯直白的哥哥已经变了。而直到被电击器击倒在地,他才恍惚着意识到这个现实。时间就像阿斯加德怒吼而下的天河之水。他们乘船逆行其中,被层层波浪推着不得向前。他挣扎在边缘,却忽然发现Thor早已坠入深渊。
从未改变的,只余自己。
他们早已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在电梯里,Thor就笨拙而委婉的向他转达了这个事实。于是谎言之神定下新的航线,举杯遥敬天边。
挥动匕首在船舱打开的瞬间喊出那句中二至极的宣言,他承认那很不Loki,可这意味着所有的执着与愤懑的搁浅。他确实不配为王,从通道中摔出那瞬间他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Thor心中先有人民才有爱;而Loki,先自爱才爱人。
王者懂得取舍,而被宠坏的王子斤斤计较。所以毁了他最爱的蓝眸?不好意思,你是他亲姐都不行!
永恒之火狂怒燃烧着,苏尔特尔自其中重生,他动用宇宙魔方之力进行位移前看着海拉迎难而上,忽然感受到了无言的悲哀——他和海拉太像:同样被否决了王位的继承权,同样在黑暗中狼狈穿行,渴求承认和救赎,也同样的,深爱这片神之土地。
唯一不同的是,他还未来得及如海拉一般绝望,就被一个金发大胸的蠢货抓了出来,兜头带进光明里。阳光刺的他眼痛,泪水狂泄不止的荡涤去那些黑暗,他被拥紧在一个过于炽热的怀抱中,不容退避的直面爱。
他比海拉幸运。
这份窃喜逼着他犯蠢一般回到飞船上,听那独眼王者说出,“如果你在这,我会给你一个拥抱”时,志得意满地接住飞过来的瓶盖。
“I AM HERE .”
然后,太阳热烈地扑向月亮,群星摇晃坠落,世界失去规则,宇宙动荡,万物湮灭,生死之间再无界限。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Loki得到他想要的了不是吗?他总能得到的。
简单却庄重的登基仪式中,他抬脚走向王座,却终于心甘情愿地转向一旁。
Loki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Thor从无所不具到一无所有。
现在,砝码消失,天平两端等重,他们只有彼此了。
而殊途再远,只要目标一致,他们终将同归。
末日之前,我会一直在你身边,My bro.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