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无蜜蜜l

【复健第二天】 【EC】挽留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链接甩不上来,我一会儿再试试,十二点还等不到的话,我们就明天评论见。

大致是接逆转未来,教授无数次在世界毁灭后被送回罗根到达前,却怎么都阻止不了老万的离开,于是把人关进了小黑屋。老万早有防备却在逃跑前拣到一只喂了自己药的插而湿,于是酱酱酿酿,还有花式金属play,蓝眼睛哭的梨花带雨。

你们不就是想看这种SAO,浪,贱的展开吗?!!我懂!


他睁开眼,澄澈的双眸宛如地中海湛蓝的海水。

寂静无声地审视了会儿陈旧的屋顶,他坐起身来,才发现下肢全无感觉。但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熟练地把自己挪到床边的轮椅上,缓缓出了门。

“教授?”Hank难以置信地看着草坪上安静的Charles,从失去一切那天起,他就再也没见过这么平静的泽维尔了。

“Hey!野兽,帮我个小忙吧!”Charles转过轮椅望向他,纯净蓝眸里隐约的墨色却被欣喜的Hank忽略。

自己尝试过多少次?Charles已经记不清了,无数次的重启中他隐约有着认命的觉悟。如果世界毁灭真的需要个见证者,他总是难以逃脱的,始作俑者是他,罪魁祸首自然难辞其咎。

他总认为Erik夺走了自己的一切,却忽略了自己的放手和倔强的不挽留。他自以为是受害者,最后却伤害了所有人。他尝试过无数次,历史却像绷紧了的橡皮筋,无数次地将他反弹回原地。Erik和毁灭世界间是固定好了的结局,他拼尽全力换来无能为力。

如果注定无法挽留,就将他永远囚禁吧!灵魂深处的尖叫刺激得他头痛欲裂,于是狠狠握拳砸向了眼前乳白色的墙壁。

“Charles?”汉克担心的看着他,从他们阻止了Erik向全球直播杀死总统后,Charles就把Erik带回来关进了早让他准备好的牢房中。确实是牢房,多层强化过的玻璃和不易突破和变形的新式塑料,牢固的堪比五角大楼下的那个----彻底阻绝了一切金属。

他不是很明白Charles的做法,内心却是隐隐的赞同。Erik太过危险,不是能力而是思想----他不相信人类的善意,满心只有统治和毁灭。将他囚禁,至少两个种族可以相安无事。

“没事,汉克,给我一只药剂吧。”Charles收敛了情绪,迎着汉克担心的目光浅浅笑开,“别担心,我只是想揍那个混蛋一顿!”

 

Erik在Charles进入房间之前迅速收回了手中的金属球,它被包裹在完全真空的挂坠中,躲过了汉克的探测仪。吃一堑长一智,他再也不会将自己陷入绝境了。

Charles毫无所觉的放下手中的餐盘,“不知道你想念不想念这个?”

Erik上前,餐盘中是传统的德国佳肴----水煮香肠和土豆饼,佐以红酒和一些酱料。他眯了眯眼,语带嘲讽,“不是什么好记忆,my old friend.”Charles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随意走了两步,干脆坐在了他的床上。

Erik皱了皱眉,“为了行走放弃自己的能力,Charles,这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如果是其他人,绝对会认为这是一种嘲讽,而Charles只是耸了耸肩,惬意的双手抱着头仰躺了下去,“别担心,汉克将副作用压制在了最低的程度,而且,我也只是偶尔用用。”

一时间无言以对,于是Erik坐了下来开始用餐。食物的味道还好,只是带来的记忆不那么让人愉快。他很快停了下来,端起红酒抿了一口,“波尔多?”他对酒倒不是那么精通,只能简单区分几种完全不同的味道。

Charles起身走过来接过杯子,毫无顾忌的就着杯口浅尝,“左岸拉菲,味道如何?”

Erik看他一眼,决定不提醒他那是自己的佐餐酒,“不难喝。”

“也不知道哪里好喝?Erik,你的品味倒是没什么变化。”Charles饮尽了杯中酒,笑着坐上了透明的餐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满眸严肃的男人。

“没什么是一成不变的,Charles。”他意有所指的开口。

“当然。”Charles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俯下身子迫近对方,在他的毫不闪躲中抿开一抹玩味的笑。

一瞬间,隐藏的金属化作尖锐长针抵上了他的脖子,“你给我喝了什么?”

被威胁的人不以为意的坐直身体,慢条斯理地松开衬衣领口,“不是你,是我。Erik,我给自己喝了点东西。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丢下我在这自生自灭。我给汉克施加了暗示,他会在一周后回来,刚好可以给我收尸。或者,你把我上了,直到解除药性。”

“你!”Erik不可置信地站起来,长针失控坠地带出一声脆响,却唤不回服药者渐渐模糊的意识。

混沌中,唯一清楚的只有挽留。

留下他!记忆里不同的自己凌乱纷杂地呼喊着。

留下他!乱七八糟的时间线中无数绝望的眼神祈求着。

留下他!整个世界齐声央求着。

......

然后,火热无力的身体落进一个不是那么足够柔软的怀抱,轻吻落在茫然的蓝眸上,终于演变成淋漓尽致的疯狂。


评论(5)

热度(33)